台湾金融分析联盟

于洋:贷款损失准备差异化监管对股份制商业银行影响的思考|恒银论坛

恒银研究 2020-07-30 07:55:24


作者于洋供职于恒丰银行资产监控部。


导读

2018年初,银监会发布7号文,决定对各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实施差异化监管。本文基于各股份制商业银行2017年度报告数据,对受监管新规影响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的三个因素,从单一适用原则和孰高孰低原则两个方面进行分析,重点研究了新规实施后各股份制商业银行应计提贷款损失准备额的变化情况,并探讨可能的应对措施。


2018年2月28日,银监会发送各银监局《关于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银监发〔2018〕7号,下简称《通知》),决定实行商业银行差异化贷款损失准备最低监管要求,拨备覆盖率[1]由150%调整为120%~150%,贷款拨备率[2]由2.5%调整为1.5%~2.5%。根据《通知》要求,各级监管部门可在调整区间范围内,按照同质同类、一行一策原则,明确单家银行的贷款损失准备最低监管要求。确定单家银行具体监管要求时主要考虑三方面因素影响:一是贷款分类准确性,即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贷款的比例;二是处置不良贷款的主动性,即积极主动利用贷款损失准备处置不良贷款;三是资本充足率[3]

 

由于监管并未明确三个因素是采用单一适用原则还是孰高孰低原则,因此本文将从上述两个角度分别展开论述。

 

一、单一适用原则下监管新规三个因素影响分析

 

假设三个因素独立作用。

 

(一)贷款分类准确性影响因素分析

 

按照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贷款的比例,确定拨备覆盖率和贷款拨备率最低监管要求。《通知》解释:“对风险分类结果准确性高的银行,可适度下调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


表1:贷款分类准确性指标监管标准

 

根据上述指标要求,做情景分析如下:

 

情景1:根据各股份制商业银行2017年分类准确性适用的监管新规档位分布,测算在当前贷款拨备率和拨备覆盖率水平下,是否满足新规档位最低贷款损失准备要求。具体如下表: 

 

表2:各行分类准确性指标适用监管新规情况


根据各行2017年数据计算,招商、中信、浦发、兴业、光大和浙商银行贷款分类准确性很高,均适用监管新规第一档位标准要求;平安和民生银行次之,适用监管新规第三档位标准要求;最后是华夏、广发和渤海银行,适用监管新规第四档位标准要求。

 

情景2:将适用监管新规后位列第三和第四档位银行适用监管标准提升一个档位。

 

假设:各行贷款损失准备不变。


表3:机构分类政策指标监管标准调整后情况


从表中可以看出,由于适用监管新规标准档位调整,平安、华夏和广发银行无法维持当前贷款损失准备水平,因而进一步测算,各行在调整前后贷款损失准备应计提额的变化情况,具体如下表:


表4:指标调整前后各行贷款损失准备应计提额变化情况


从表中可以看出,采用新的监管标准档位要求后,招商、中信、浦发、兴业、光大、浙商、渤海银行应计提贷款损失准备较原标准下降;而民生、平安、华夏和广发银行贷款损失准备应计提额增加,增加额分别占各行当年净利润的0.12%、9.98%、47.26%和87.64%。因而,该调整对招商、中信、浦发、兴业、光大、浙商、渤海、民生银行经营并无影响,平安银行可考虑调整,华夏和广发银行建议维持现状。

 

因此,结合公开数据,建议除华夏和广发银行外其他银行可通过加强逾期贷款不良分类真实性管理,以降低贷款损失准备最低监管要求。


(二)处置不良贷款主动性影响因素分析

 

按照处置的不良贷款占新形成不良贷款的比例,确定拨备覆盖率和贷款拨备率最低监管要求。《通知》解释:“对积极主动利用贷款损失准备处置不良贷款的银行,可适度下调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

 

表5:处置不良贷款主动性指标监管标准

 

根据上述指标要求,做情景分析如下:

 

情景1:根据各股份制商业银行2017年核销的不良贷款额占新形成不良贷款额的比例[6],推算各行适用的监管新规档位标准分布情况,具体如下表:

 

表6:各行处置贷款主动性指标适用监管新规情况


情景2:各行适用监管新规标准提升一个档位。

 

(1)加强核销后冲减贷款损失准备变化情况如下表

 

表7:适用监管新规指标调整前后冲减贷款损失准备变化情况


(2)适用监管新规标准前后,结合应冲减的贷款减值额,各行应计提贷款损失准备变化情况如下:


表8:指标调整前后各行应计提贷款损失准备变化情况


从表中可以看出,提升该指标适用的监管新规标准后,各行需冲减的贷款损失准备存在不同程度的增加,但同时由于适用应计提的贷款损失准备监管最低要求降低,各行最终贷款损失准备变化呈现出较大差异。其中,民生、浦发、兴业、光大、广发和渤海银行贷款损失准备存在不同程度上升,其中浦发银行,上升500多亿;招商、中信、平安、华夏、浙商应计提贷款损失准备存在不同程度下降。因而,该指标调整对招商、民生、中信、平安、华夏、浙商银行经营并无影响,渤海银行可考虑调整,浦发、兴业、光大和广发银行建议维持现状。

 

因此,结合公开数据,建议招商、民生、中信、平安、华夏和浙商银行通过提高新增不良贷款核销比例的方式,降低贷款损失准备最低监管要求。

 

(三)资本充足性影响因素分析

 

按照不同类别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情况,确定拨备覆盖率和贷款拨备率最低监管要求。《通知》解释:根据单家银行资本充足率情况,对资本充足率高的银行,可适度下调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


表9:资本充足率指标监管标准


根据上述指标要求,对各行采用监管新规前后带来的应计提贷款损失准备变化情况,做情景分析如下:

 

表10:适用监管新规指标前后应计提贷款损失准备变化情况


从表中可以看出,适用资本充足率指标调整贷款损失准备时,各行2017年末的资本充足率已经可以不同程度的提升适用的监管新规标准档位。适用新标准档位后,各行应计提贷款损失准备存在不同程度的减少,尤其是招商、民生、中信、浦发、兴业、光大等资本规模较大[8]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减少额更是接近或超过100亿元。

 

因此,通过提高资本充足率指标,降低贷款损失最低监管要求的方式,对各行都具有可行性。

 

二、孰高或孰低原则下监管新规影响因素分析

 

根据上述指标分析及调整建议,将三个指标综合考虑,从孰高及孰低两个维度,分析对应计提贷款损失准备的影响。具体见下表:


表11:孰高/孰低原则下各行应计提贷款损失准备情况


从上表可以看出,贷款损失准备差异化政策采用孰高原则,则对所分析银行整体呈现出应计提贷款损失准备下降趋势,资本规模较大股份制商业银行受益更多;如果采用孰低原则,华夏银行应提高分类真实性,浦发、兴业、光大、渤海银行应加大核销力度,广发银行应同时提高分类真实性及新增不良贷款核销比例,其他行在现有资产质量情况下可以适用更低的监管要求,带来不同程度的贷款损失准备应计提额下降幅度。

 

三、结论及建议

 

从整体看,此次贷款损失准备差异化政策实施,对股份制商业银行整体利好。一是对风险分类真实、资本雄厚的资本规模较大的股份制商业银行从中受益较多。二是提示资本规模较小[9]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关注自身资产质量及资本金情况。一方面提高贷款分类准确性,通过市场化手段加大不良贷款清收处置力度,降低资本压力;另一方面,调整业务结构,减少风险资产占用及大额不良风险资产暴露,增加税后净利润,争取股东理解,提高资本金余额,切实提升自身抵御风险能力。



[1]拨备覆盖率=贷款损失准备/不良贷款×100%

[2]贷款拨备率=贷款损失准备/各项贷款余额×100%

[3]资本充足率指商业银行持有的符合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规定的资本与风险加权资产之间的比率。

[4]假设各行所有不良贷款均为逾期90天以上业务。

[5]该比例以监管标准每一档位下限为例进行计算。

[6]根据审慎原则,假设所有重组贷款和处置或转让贷款均为本年新增不良贷款。计算公式=较去年增加不良额+处置/转让额+重组额+核销额。

[7]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指商业银行持有的符合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规定的核心一级资本与风险加权资产之间的比率。

[8]指资本净额在3000亿以上股份制商业银行。

[9]指资本净额在3000亿以下股份制商业银行。





Copyright © 台湾金融分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