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金融分析联盟

银行资产逆市扩张 委外投资暗潮汹涌

中国证券报 2019-06-30 04:31:53

  部分中小银行金融投资规模超过信贷资产

  在宽裕的货币环境下,金融工具和金融产品不断创新,包括银行委外在内的各类资金源源不断涌入金融市场,推高金融资产价格。对于银行来说,一方面资产负债持续增长,一方面缺乏投资团队和经验,资金主要通过券商和基金子公司等外部机构以委外方式进行投资。这些委外资金大部分最终流向各类金融市场,进一步推高了金融资产的价格。在信用风险加速暴露的市场环境下,已处于高位的金融资产将逐步承受下行压力,委外投资也将承受市场的波动,收益可能出现萎缩。

  事实上,在息差已经大幅收窄的环境下,不少银行通过扩张资产以量补价来实现盈利目标。目前银行的金融投资类资产扩张迅猛,国泰君安研究报告显示,银行资产扩张和盈利目标更依赖投资业务,投资项、增速、收益率远高于传统信贷。而委外投资已成一个趋势,部分中小银行的金融投资类资产甚至超过信贷资产成为第一大生息资产。机构普遍认为,从需求来看,银行委外规模仍将保持增长。高速发展的银行委外业务已经引起机构乃至监管层的注意。中国证券报记者获悉,自去年下半年开始,已陆续有不同的监管部门对国有大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委外资金的情况进行摸底,内容包括委外资金的规模、杠杆率等情况。

银行资产逆市扩张  

  数据显示,2015年银行总资产同比增长15.4%,增速加快2.3个百分点。国泰君安债券团队认为,2015年经济加速下滑、金融机构面临严峻的资产荒,银行息差大幅缩窄,在盈利目标压力下,银行总资产增速呈现逆周期加速扩表、以量补价的特征。从环比看,银行资产增速四季度比三季度呈现拐点向上的加速迹象。其中,中小银行尤其城商、农商行,总资产逆势扩张更加迅猛。2015年国有大行总资产同比提高2.1个百分点至9.5%,股份行扩张1.4个百分点至17.7%,而城商行增速回升6.3个百分点至25.4%,仍维持相对高位。从环比看,大行四季度增长进一步放缓至0.1%,而股份行、城商行、农商行环比增速则拐点向上,分别加快0.7、2.3和0.6个百分点至3%、7%和3%。

  在经济增速放缓和利率市场化的大环境下,大型商业银行盈利快速增长遭遇挑战。普华永道对4月18日之前发布年报的18家上市银行业绩进行分析,结果显示2015年末这18家上市银行总资产为111.08万亿元,同比增长12.12%;总负债为102.83亿元,同比增长11.73%;净利润总计1.21万亿元,同比增速降至1.91%,下行5.48个百分点。机构人士分析,银行净利润增速已经明显下滑,预计2016年部分银行可能进一步出现净利负增长,2016年信贷定价下行,不良风险可能进一步暴露,地方债置换和债转股加速扩容,银行生息资产收益率进一步受到侵蚀,银行可能面临进一步“以量补价”的被动资产扩张压力。

  券商分析师认为,包括理财业务在内的各种业务在负债成本刚性之下,规模扩张是一把“双刃剑”。银行理财继续扩张,将导致资产与负债利率的裂口扩大。2015年银行理财总规模从15万亿元飙升至23.7万亿元。10家披露数据的上市银行中有7家已超过1万亿元,总规模占比近60%,其中工行最高达到2.6万亿元,同比增34%,此外招行、建行和农行也分别达到1.82万亿元、1.62万亿元和1.58万亿元。一家股份制银行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以银行理财为代表的资金高速增长,而银行自身投资团队和经验有限,因此,这类资金通过委外方式,交由券商、基金子公司等具备投资能力和投资经验的机构在市场上进行投资,以获取较为可观的收益。

委外投资风头正劲  

  数据显示,2015年基金专户、子公司资管、券商甚至私募规模实现跨越式增长,总资产分别扩张88%、129%、50%、266%,至4万亿元、8.5万亿元、11.9万亿元和1.7万亿元。业内人士认为,银行委外资金扩张是重要原因。深圳一家大型券商人士表示,由于委外资金规模比较大,能在规模上冲量,大小券商都在积极争取委外业务。

  申万宏源基于与银行有委外业务合作的主要资管机构的数据进行测试,以公式为“各资管机构获得的委外资金=资管规模×来自机构(假设全部来自银行)的资金比例”;同时,“投向债券的委外规模=各资管机构获得的委外资金×配债比例”,同时尽可能扣除部分通道资金,计算得出委外规模约为14.3万亿元。申万宏源称,由于在估算过程中采用的来自机构的资金比例是用各渠道总资产中的机构资金的占比;同时假定所有的委外均来自银行,这两个数据可能会导致估算数据有所偏差。

  券商和信托机构人士告诉记者,其所在公司的委外业务基本来自银行,其他一些大户也会有资金通过委外的方式交由机构打理,但这部分资金占比非常小。此前,华南一家信托公司内部人士透露,近期的业务主要以机构为主,这类信托产品规模基本在30亿元以上,同时面向个人投资者的集合信托成立数量有所缩减。

  对于委外投资于债市的规模,申万宏源根据信托、券商资管、基金专户以及保险资产管理规模计算,各渠道投向债券的规模为4.75万亿元,同时假定委外资金投资债券的比例与总规模一致,则计算出委外资金中投向债券的规模为2.01万亿元。

  据记者了解,银行委外主要有两种方式,一是将资金全权交由被委托公司打理,资管收取管理费和超额提成;二是借用资管或专户通道,投资操作还是银行自己的投资团队。相比于券商和基金公司,大部分银行投资团队和能力欠缺,仍以第一种方式为主。

  国泰君安债券团队认为,银行资产委外投资是大势所趋。因为在相当长时间里,市场将缺乏高收益资产,只能寻找“价值洼地”来提高收益率(即寻找alpha)。大型组合由于规模过大,大多以被动配置为主,在寻找alpha中不具备优势。反而是中小型组合,能充分利用灵活性、交易弹性及主动性,在波动加大的市场中更具竞争优势。目前银行资管规模过大,将部分组合外包以获取主动资产管理的超额收益,将是大势所趋。从委外资金的结构看,以城商行、农商行等中小银行为主,大行基本很少,五大国有行占比更加低;从资金性质看,大行的委外投资以理财资金为主,股份制银行自营、理财基本各半,城商行和农商行自营资金占比相对更高。在刚性收益目标压力下,各资管机构只能通过加杠杆、加风险、降流动性、加久期等策略增强收益,导致杠杆率大幅提高,市场面临的利率风险、流动性潜在风险上升。

投资风险可能攀升  

  业内人士表示,在宽裕的货币环境下,再加上金融工具和金融产品不断创新,包括银行委外在内的各类资金源源不断涌入金融市场,推高金融资产价格。从银行生息资产收益率来看,信贷和同业资产收益率大幅下滑,而证券投资收益率整体提升,相对于贷款的吸引力明显增强。国泰君安数据显示,2015年央行连续降准降息导致银行贷款、同业资产收益率显著下降,平均回落幅度达45bp和100bp左右,而证券投资类资产收益降幅较小,五大行平均仅回落4bp,而中小银行更是逆势反弹,平均上行43bp达到6.64%,部分银行甚至已超越贷款收益率。

  从银行资金投放来看,2015年各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大幅扩张证券投资和金融类资产,部分中小银行的投资规模占比甚至超过了贷款,呈现出增速快、占比高、收益高的特征。2015年五大行信贷资产占生息资产比重为50%-60%,投资类资产占比21%;股份制银行的信贷资产占比在50%左右,投资类资产占比在20%-30%;中小城商行、农商行贷款占生息资产比在30%-40%,证券投资类资产占比在30%-55%之间。其中锦州银行、盛京银行、青岛银行等投资类资产占比已明显超越信贷,锦州银行甚至超过50%,成为银行第一大生息资产。不少银行的证券投资和金融资产膨胀速度平均达到80%,资管业务已替代传统的信贷业务。

  国泰君安表示,AAA、1Y信用债利率早就降到3%以下,资产与负债的收益裂口不断扩大,本质上再度反映出金融资产过快膨胀与资产投资收益下滑的矛盾,各资管机构只能通过不停地加杠杆、加风险、降流动性、加久期等策略增强利率。对于银行来说,委外的尴尬之处也正在于成本与收益之间可能出现的“倒挂”。从成本端来看,银行理财平均预期收益率在4%以上,资金成本居高不下。从收益端来看,委外的收益是浮动的。以委外资金流入较多的债市为例,经历两年债券牛市后,债券收益大幅下行,目前仅靠持有到期,债市能提供的收益有限。如果债市稍有下行或者被委托机构的投资能力不够强,银行需要自己消化其中的损失。目前在信用风险加速暴露的市场环境下,委外投资也将承受市场的波动。

  银行人士透露,银行委外基本上是“看天吃饭”,能否实现盈利主要依赖于市场情况和被委托的投资机构。尤其是中小银行,如果对资本市场不够熟悉,资金管理能力和人才缺失而理财业务扩张带来委外规模剧增,可能会造成风控盲点。从目前情况来看,委外业务的风控集中在前端,银行一般会从公司规模、历史业绩以及操作风格会去筛选合作机构,对于后期的投资比例、投资方向、应对市场变化做出投资调整,可能由于对市场的不熟悉,银行并没有参与其中,全部交由被委托机构。为了覆盖高昂的资金成本,接受委托的机构往往只能通过加杠杆为银行委外博取较高的收益,这一点也与机构自身利益牢牢绑定。券商人士也向记者证实,银行委外资金基本上都加杠杆,不然收益显然无法达到理财端客户的要求。

  专家认为,无论是银行自身资产大幅扩表与净利润剧烈下滑的背离,还是银行理财的刚性负债成本与资产收益率缺口的不断扩大,本质上体现了在经济和金融体系不能有效出清的环境下,有刚性收益的金融资产在加速膨胀,但资产投资回报率却快速萎缩的现实。以银行理财为例,预计2016年理财规模扩张将明显放缓,收益率存在大幅下降空间,预计幅度在50bp以上,从当前的4.2%以上降至3.7%以下是大概率事件。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台湾金融分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