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金融分析联盟

罚单压顶 分歧仍多 结束内斗的徽商银行如何唱好IPO这场戏

铑财 2019-05-15 01:42:39


与其相忘江湖,不如点上方蓝字关注铑财

独立   稀缺   穿透


图片来源于网络



导读:


岁末年初,万象更新,一些事总要终结,比如轰轰烈烈的徽商银行内斗戏;一些人总要退出舞台,比如其官员出身的董事长李宏鸣;一些新的话题也将变成热点,比如徽商银行的A股上市。


只是,排除了内斗大雷的徽商银行,仍然不能翻身农奴把歌唱。资本充足率持续下降,12张监管罚单压顶,业务转型缓慢,且和大股东存在诸多分歧。面对这些问题因素,监管层与投资者对其打满了问号,显然,徽商银行的上市之路,依然坎坷。




作者:江北

编辑:许诺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这在资本市场表现的尤为赤裸。比如不断上演的上市公司内斗戏,绿城集团的夺权大戏、雷士照明的“盟友”火拼、真功夫的夫妻反目等等,一桩桩一件件,令人眼花缭乱。终其结果,往往两败俱伤,得不偿失。当然,似乎也有例外,比如今天的主人公——徽商银行。


近日,徽商银行发布公告称,证监会已对其发出恢复审查通知书,徽商银行重回IPO队列。


这说明,原董事长李宏鸣的辞任已经起到效果,经历3年乌烟瘴气的内斗之后,徽商银行掀开了新的一页——此前徽商银行第一大股东上海中静(实业)集团董事长高央曾强调,徽商银行重启IPO的前提,必将是原董事长李宏鸣辞任之后。


而这时,距离微商银行冲击IPO已有3年时间。


此番A股上市之路是否顺利,有待观察,还要靠业绩和市场表现说话。



3年内斗耽误IPO进程


公开资料显示,徽商银行于2005年12月28日正式挂牌成立,是全国首家由城市商业银行和城市信用社联合重组设立的区域性股份制商业银行,还是继北京银行、上海银行、江苏银行、南京银行之后全国第五家资产过万亿的城商行,获得英国《银行家》杂志评选出的2012年全球千家大银行排名第305位等殊荣。


在这些成绩背后,难掩股东之间的勾心斗角,也因此耽误了徽商银行IPO上市进程。


2013年,徽商银行在香港上市,2015年末,中静集团持有徽商银行9.89%股权,随后通过一系列增持成为其大股东。


徽商银行则由以徽商银行董事长李宏鸣为代表的管理层管理,李宏鸣在就任徽商银行董事长之前为安徽省宿州市委书记,并无银行业从业经历。


从2015年开始,大股东中静集团与徽商银行开始频繁出现意见不和问题。


2015年7月份,中静集团将徽商银行列为被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撤销徽商银行2014年股东周年大会通过的《关于修订本行﹤公司章程﹥部分条款的议案》的股东大会决议。”


2016年,徽商银行在H股出现公众持股比例触及红线的问题,对此,中静集团要求徽商银行放弃预定的优先股发行计划,并就此向股东大会提交了新增议案。


徽商银行则针锋相对,并未将发行优先股议案撤回,于是出现发行优先股与终止发行优先股两个截然相反的议案同时提交股东表决的闹剧。


2017年3月份,徽商银行对外宣布了其2016年度的分红预案,拟向全体股东派发现金股息每10股0.61元(含税)。


中静集团再次提交了一份与徽商银行分红方案完全相悖的议案,要求徽商银行每股派发红利0.193元(含税)。


双方的分歧导致徽商银行A股IPO一度搁浅,徽商银行早在2015年6月18日报送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2017年4月18日,证监会对其“中止审查”,原因是“发行人主动要求中止审查或者其他导致审核工作无法正常开展”。



业绩增速显著仍面临诸多风险


无疑,李宏鸣的辞任对徽商银行来说掀开了新的一页,而徽商银行能否上市成功还是要靠业绩和市场表现说话。


据徽商银行2017年中报显示,去上半年,徽商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08.15亿元,同比增长6.37%;同期归属于本公司股东净利润为37.8亿元,同比增长10.92%。同期,国内商业银行的累计净利润同比增长仅为7.92%。


可以说,两位数的增长表现抢眼,但徽商银行仍面临三个不利之处:


其一,徽商银行H股仍被摩根大通下调,维持“减持”评级,业内人士表示这与徽商银行H股公众持股量较低有关,为19.68%,仍低于港交所规定最低25%的水平。。


其二,从2013年开始,徽商银行连续3年资本充足率持续下降,补充资本压力较大。数据显示,目前,徽商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持续下滑,已达至8.5%,核心风控、偿债能力持续下降。


其三,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徽商银行共收到安徽银监局开出的12张罚单,被处罚金额总计230万元,多张罚单与贷款资金管理不力有关。监管层对企业IPO过程中受处罚情况异常敏感,且不乏因企业在IPO过程中受到处罚导致闯关失败先例。


以上不利因素,增加了徽商银行IPO成功变数。此外,徽商银行2015年6月18日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徽商银行还要面对与贷款业务相关的风险,与同业拆借业务相关的风险,与债券投资业务相关的风险,与信贷承诺及财务担保相关的风险四大风险。


其中,贷款业务相关的信用风险是徽商银行面对的主要风险,因为贷款业务是徽商银行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报告期各期,徽商银行贷款和垫款利息收入分别占当年利息收入(含债券投资利息收入)的70.56%、66.26%和61.90%。


而与贷款业务相关的信用风险包括“与贷款组合相关的风险,与贷款集中度相关的风险,与不良贷款状况相关的风险,与待处理抵债资产风险,与房地产行业贷款相关的风险,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相关的风险,与产能过剩行业贷款相关的风险。”


总体而言,对于微商银行这是件好事,众多投资者也期待其A+H股的良好表现。更可喜的是,近日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发布的《2018年商业银行运行展望》报告认为,2018年我国商业银行会面临一些压力,但业绩可能优于2017年。


虽然局部领域潜在风险可能产生一定负面影响,但商业银行资产质量整体向好的趋势不会改变。经历了长期内斗,希望徽商银行不要再出差池,错过了这波难得的向好趋势,徽商银行的IPO或将更加暗淡无望。




本文为铑财原创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

如需转载请留言


其他用户正在看


5年不上市?2018最大规模IPO? 七年之痒小米的资本诱惑


挣得没有花的多 鼎泰智能IPO 你需要知道的3大风险点


当枪声响起 2018投资者最关心的事: IPO刹车到底了不


股市奇葩事:有了内部消息就能挣大钱?莫家元哭了 安徽合力喊冤


欺骗投保人  5张罚单只是开始?民生人寿迟到的新年礼物




更多好文,请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铑财

长按扫码关注铑财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台湾金融分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