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金融分析联盟

【头条】中小银行的生存危机

金融梦工厂 2019-06-29 03:04:45

金融梦工厂(微信号:jrmgc2013QQ群及微信群汇聚各金融总部高管及一线核业务人员。至今已举办87期网络业务讲座,讲座资料关注本微信后,有提示下载


来源:江南士绅

文 :江南士绅  

资管新规要求产品公允价值净值化,这直接改变了中小行资管赖以生存的基础。发CD或同业理财,找更高收益+提供利率清单的同业资产,做套利,扩规模的玩法被彻底颠覆。去资金池让之前隐匿的非标坏账无所遁形。


首先,不得不提的是,整个宏观环境对中小行非常不友善。


去产能、去库存、限产、环保督查,小型工业企业面临出清压力,但周期价格暴涨,活下来的工业企业到是现金流和利润大幅好转,能降低负债率。


周期价格上涨直接导致下游企业经营成本上涨,毕竟汽车、家电、工程机械、建筑施工等各个行业都依赖于基本工业品的供给。


如果再加上人力成本上涨、租金上涨、融资成本上涨,中小型下游企业出清压力非常巨大。具备品牌或技术优势的下游企业,才能把成本上涨的压力让消费者来买单。这一点上,中小企业基本没戏。


能够活下来的,且日子越过越好的,都是符合环保标准不被去产能的大企业,或者是有转移定价能力的企业。悲剧的是这类企业都是大行和股份行的客户,和中小银行基本没啥关系。与中小行门当户对的就是这些已经被出清或者正在被出清的中小企业。


所以,中小行的不良压力越来越大了。


既然实体不好做,那就做同业吧,但事实是同业更不好做。


14-16年,不少中小行金融市场业务,不到10个人,贡献全行一半以上的利润。而如今,这么点人还可能被迫转岗到后台或信贷部门。


资管新规要求产品公允价值净值化,这直接改变了中小行资管赖以生存的基础。发CD或同业理财,找更高收益+提供利率清单的同业资产,做套利,扩规模的玩法被彻底颠覆。去资金池让之前隐匿的非标坏账无所遁形。


4号文让去年的三三四的自查和现场检查变成了制度化的举措,证明监管不只是一阵风。


302号文限制了中小银行自营加杠杆的空间。代持线上化,中小行季末藏点资产难度大幅上升。


中小银行负债成本高,那好,我可以高举高打,高成本负债对接高收益资产,但流动性资产匹配率和优质资产充足率让高成本同业负债+高收益非标资产的玩法也进行不下去了。


既然如此,我不玩非标了,我去找公募做主动管理,或者投投货基,但同业风险暴露要求匿名资产不能超过一级资本的15%,中小行哪有多少一级资本。


如果说不良压力大,但有钱赚是可以通过盈利来消化不良的。但问题是,现在不仅赚不到钱,不良资产的各种季末出表通道也在被堵。如果不良都留在表内,把拨备按规定计提,报表会更加难看。


我看到有卖方说资产端收益率上行利好银行股,其实不然。银行是长资产+短负债组合,收益率上行会很快反映到负债上,而资产,那都是过去几年低收益的时候投的,还没到期呢!用于再投资的那部分,不会超过三分之一。资产负债之间收益倒挂的问题,是非常严重的。


这里多说一句,保险到是负债比资产的久期要长,所以,保险只要不瞎折腾,其前途不限量。


未来应该怎么办?


1、有条件补充资本的赶紧补充资本。上市中小行好办点,配股、增发都可以操作,没有上市的银行得想办法找联盟,找省内小伙伴搞次级债互持。再就是找当地有现金实力的企业入股,未来非标转标、拉存款、业务扩张都得靠资本说话。


2、提高主动管理能力。不过可惜的是这句话对多数中小行是一句废话,能提高还用你说?


一是待遇不好不可能找到好的投资经理,找一个投资经理开的BASE超过行领导,这事,行领导会同意吗?


就算有,招来一两个,也不一定学得来优秀投资机构的投资管理体系。不少投资经理去了待遇优厚的中小行,都纷纷吐槽表示投资权限被总行限制得很死,又想重新跳出来。


借助外部投研体系,依靠委外或者投顾仍然是不错的选择,但得找有输出投研能力的机构。同业合作不能只靠感情了。


3、投行和并购领域有持续性机会。资管新规+不良压力加大,ABS和不良资产重组机会非常明确,未来的机会属于投行和有销售能力的机构。未来强者恒强会反映得更加明显,行业集中度会不断提高,并购领域的机会也会层出不穷。悲剧的是中小行可能没有投行牌照,但可以和非银机构深度合作,搞一、二级联动。当然,未来是项目多但资金少的时代,所以,有强大的销售作为支撑也是必须的。


4、负债线上化,资产轻资产化,打造零售银行和交易型银行。但这个见效比较慢,得长期耕耘,而且单个中小行很难开发出能够支持这两项业务的信息系统,远水难救近火。


5、银行业可能也会出现一轮大规模的兼并重组,银行从业人士对此可能也要做相应的准备。


不管怎样,对从业来说,抓紧学一门新的养家糊口还房贷的手艺,是越来越重要了。因为,规模都要收缩了,养那么多人干嘛?


延伸阅读

中小银行危机:十多年来首次感到如此大的压力

原题:中小银行解危

来源:《财经国家周刊》 

作者:记者 聂欧 王丽娟 唐如钰 刘秋娜 王亭亭 实习生 吴梦


导读:“监管越来越严。”前述城商行董事长表示,十多年来首次感到如此大的压力——以前还只是盈利压力,盘算着如何活得更好。如今实体经济有待振兴、不良贷款飙升、利差明显收窄、产品严重同质化、新金融竞争白热化和团队建设滞后等一系列难题叠加。在对四川、河南、河北等多省市调研中,《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发现,中小银行普遍感到“紧日子”来了。


多年高歌猛进之后,金融“去杠杆”迎面而至,以城商行为代表的中小银行如何渡过时艰,回归服务实体经济本位?


“一季度MPA考核没达标,二三季度也很难。只能看年底努力了。”一家北方地区城商行董事长说,只能卖掉大量高收益资产,“很心疼”。


6月将迎来央行二季度的MPA(宏观审慎评估体系)考核,一些中小银行早早就忙碌起来——汲取一季度末期非标资产泛滥、少人接盘的教训,这次要赶个早集。


而此前,从3月28日至4月12日短短两周内,银监会连发《关于开展银行业“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等多份文件,从服务实体经济、监管处罚、防控风险等方面 “去杠杆”,大批银行承压,尤其是以城商行为代表的中小银行。


“监管越来越严。”前述城商行董事长表示,十多年来首次感到如此大的压力——以前还只是盈利压力,盘算着如何活得更好。如今实体经济有待振兴、不良贷款飙升、利差明显收窄、产品严重同质化、新金融竞争白热化和团队建设滞后等一系列难题叠加。


在对四川、河南、河北等多省市调研中,《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发现,中小银行普遍感到“紧日子”来了。


脱胎于城市信用社和农村信用社的城商行、农商行,曾历经了20多年高歌猛进的发展。城商行总资产2016年末达到28.24万亿元,为1995年的40余倍,近十年来每年的资产增速均超过银行业均值,近五年更是翻了一番。城商行数量最高峰时达150家,兼并重组后也有133家。


规模膨胀的同时,近年却现利润下滑和资本充足率之忧。早在2015年,39家城商行就出现利润负增长,主要分布于东北、西南、西北等非沿海地区。有监管人士表示,其生存实况和真实风险还有待全面摸底。


部分中小银行试图向金融科技等方向转型,但存在概念不明、技术不灵、人才不强等问题,有的简单停留在“理财超市”概念上。


在防控金融风险被摆上更重要位置的当下,作为中国银行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小银行的前途关乎全局。


不再是“香馍馍”


中小银行牌照和股权曾为资本热捧,但情况正在发生变化。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获悉,有三家西南、西北地区城商行大股东先后“易手”,近期又收到山东两家地级市城商行待价而沽的消息。


其中一家截至2016年末的资产总额约600亿元,较年初增幅20.53%,且净利润约4亿元,此次出售其50%控股权,出让底价约45亿元;另一家净资产77亿元,净利润7.8亿元,以底价92亿元出售总股本的40%。


“银行不再是‘香馍馍’。”一位银行大股东负责人说,“小银行生存都难。”


以城商行、农商行为主体的中小银行,脱胎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城市信用社和农村信用社。其中,城信社自1985年诞生至1994年末飙升至约5200家,不良率飙升。1995年,国务院发布《关于组建城市合作银行的通知》,由央行主导将全国的城信社整合为城市合作银行,后又陆续更名为城市商业银行。而农商行,眼下仍有一部分未完成改制,还保留着农信社体制。


银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4月,我国银行业总资产232万亿元,城商行和农村金融机构分别占比12.6%和13.5%,两者之和占比26.1%。前者的资产增速高达21.3%,远高于同期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的9.9%和13.5%。


高扩张的背后,风险也逐渐显现。


其一,高利润时代结束,且分化明显。


宏观经济背景下,以民营企业和周期性产业为主要客户的中小银行受到冲击。城商行一季度资产利润率已跌至全行业谷底0.88%,明显低于同期国有大行的1.15%。


民生证券研报显示,截至2016年末,有3家城商行资产增速为负(分布在辽宁和宁夏),39家城商行利润增速为负。今年2月,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银行家调查报告(2016)》(下称《报告》)显示,受访的银行家预计,未来三年的营业收入与税后利润将明显下滑——接近九成的人预计两者增速将低于15%,约七成的人预计将低于10%。


“困难较多,且分化明显。”恒丰银行研究院执行院长董希淼表示。


例如,从2015年开始,有30%的城商行利润增速在20%以上,也有33%的城商行利润负增长。两个梯队中,最高利润增速可达100%,最末尾则低至-100%。


其二,中小银行成为“资产荒”中的弱者。


2015年以来,“资产荒”成为银行业的共性难题,并非真的无资产,而是负债成本攀升,优质资产匮乏。


一方面,传统的投资类资产中,货币基金收益仅约2.5%,股票和大宗商品风险增大,银行委外理财中的债券、存款、非标债权类资产仍占据近八成。另一方面,授信类资产中优质贷款利差低,非标资产中房地产等高收益也在下降,加之监管政策不断收紧,“好资产”骤然萎缩。


对“好资产”的获得能力是银行生存的关键。相较于大行,中小银行难言优势。


贷款方面,房地产调控抑制了居民贷款,使得政府投资成为银行信贷扩张的主要渠道。但政府基建项目通常金额巨大,银监会规定须组织银团贷款,这就引发了大小银行间的资源争夺战。


“小银行很难独自承接大型基建项目,分一杯羹都很难。”河北某城商行董事长说,中小银行因信息不对称和议价能力低等明显劣势,多数只能靠银团贷款分得一点授信份额。


其三,经济降速,股东们亦面临流动性紧张。


“银行利润少了,就无法再像以前那样拿利润来补充资本金。”董希淼说。


具体来看,资产利润率低和不良率上升,使得资本充足率深陷困境——前述银行股东负责人表示,此前IPO停摆消磨了股东们对资本回报的信心,尽管少量银行也以登陆H股、发行优先股、发行一级和二级资本债等方式进行缓解,但体量远远不够,“一些‘鸡肋型’银行,不如卖了。”


主要风险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