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分析联盟

常熟银行拟任副行长被否,谁才是上市农商行真正的权力机构

环球老虎财经 2022-08-02 14:41:11


看似有理有据的反对票背后,是否还有别的原因?农商行的最高权力机构到底应该是谁?这一场明争暗斗又会牵扯出些什么?


近日以来,A股的表现让人困惑。尤其是在银行板块上,众所周知的“板块联动效应”,却似乎在这里受到了干扰。几家上市不久的农商行,在没有特殊消息的背景下,仿佛在玩一场接力的游戏,轮流拉升。


这里提到的农商行指的是2016年末至今年初上市的江阴银行、常熟银行、无锡银行、吴江银行、张家港行等农商行。他们的上市为A股的银行板块注了新鲜的血液,却也引发了更多的担忧,有报道指出,这几家银行的通病在于资本消耗的过快,资本充足率也都处于12%左右的位置。


除此之外,上市同时,这几家农商行背后的矛盾也引发了更多的关注,进入到公众的视野中。


4月27日晚间,常熟银行披露了他们的一季报。报告显示,常熟银行营收11.46亿,增长15%;净利3.16亿,增长11%。该行手续费及佣金收入1.02亿元,更是同比大增190.61%。按理说,这在目前已披露一季报的7家银行中算是一个不错的成绩。不过,常熟银行同期披露的另一则公告显得更为引人注目,至今仍在引发着媒体公众的讨论。


这则公告为常熟银行第六届董事会一次会议决议。公告显示,在这场会议上,聘任姜丰平、陈稔为副行长的议案仅有4票为同意票,此外有9位董事的反对票未能通过,其中还有2位董事选择了弃权。


这场会议上其他的四个议案则是15票全票一致通过,其中包括了选举宋建明先生为常熟银行第六届董事会董事长、推选第六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成员、聘任庄广强先生为行长以及审议《第六届董事会对行长授权书》的议案。


这9位董事为何要独独反对这两位副行长的聘任议案呢?又有两位董事选择弃权是何原因呢?


公告里给出的反对票理由是:


(1)常熟农商行刚上市,一次性交流进多名外部人员担任副行长,对管理层影响较大,不利于常熟农商行经营管理的稳定;


(2)新增副行长来源于域外,对常熟经济社会发展情况缺少了解,对常熟银行的战略、经营模式等不熟悉,难以传承常熟银行的文化,不利于保证常熟银行原有经营模式的延续。


弃权理由则是和反对票的理由如出一辙:(1)领导班子变动太大,可能造成负面影响;(2)新增对地方情况不太了解的副行长,对公司发展不利。


而这两位副行长的简历也确实应证了这十一位股东给出的理由,姜丰平原本一直在海门农村商业银行,而陈稔则是来自于江南农村商业银行。


但再看同场会议上议案被通过的庄广强行长的简历,反对票的理由似乎就显得不那么令人信服了,因为这位庄广强行长也同样并非是常熟人事。


那这两位副行长又是由谁推荐和提名的呢?


这里就必须要提到在农商行中存在的一种特殊的制度。


究竟是该听谁的?


与国内的其他农商行一样,常熟银行要听从省联社的管理和指导。但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常熟银行又有着自己的董事会,上市公司的董事会想必不用再过多介绍,董事会有着对聘任相关人选的审议权和否决劝。


而省联社的管理和指导,就让农商行有了两个“领导”,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都懂,事实上这种制度却是已存在了十余年。尽管在设立的初期省联社曾对农信社改革起到了较大的推动作用,但随着农信社的发展,标准化制度的建设,省联社在某些时候就显得多余了。


诞生于2003年的省联社原是农信社改革的产物,在省联社模式下,省联社的理事长和主任由省政府任命,县联社主任由省联社任命。曾有位基层合作银行的员工表示“省联社很强势,管着出资人,基层行(社)只是名义上的独立法人而已。省联社拥有基层信用社的人事权和薪酬制定等财权,干涉了一部分信用社的法人治理权利。”


而省联社与农商行之间微妙的关系,与绝对的权力,与股东之间的冲突就在所难免了。


省联社与农商行“怼”上已不是头一回


2015年、2016年江苏省联社发生多次绕过董事会任免某些农商行高管的事件。


2016年1月,安徽桐城农商行突然收到省联社通知,要指派一任董事长。此后,桐城农商行与安徽省联社之间上演耗时半年的董事长人选拉锯战,最终以省联社“胜出”。


在如今有了常数银行的示范,其他的银行是否会群起效仿?


“这几家银行现在都上市了,什么都得按照相关法律条例来,什么都可以公开放到明面上说,加上现任股东相比以前的股东强势得多,我个人觉得,借助上市的身份,省联社将会不断被挑战。农商行上市将更进一步推动省联社的转型改革。”有农商行人士表示。


不仅如此,。,并强调:抓紧研究制定农村信用社省联社改革方案。不仅如此,江苏银监局也表示在2017年将会研究探索省联社改革,推进省联社去行政化和履职规范化。


既然农信社的未来之路是现代商业银行,那么省联社无论是直接变成省级农商行,还是逐步淡化管理,变成全省农信系统的服务中心,去行政化似乎成为了改革的主流趋势。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黄隽曾表示,改制后的商业银行质量大幅度提高,风险减小,直接对股东会、董事会和监事会负责,。省联社作为政府机构,只管理风险大、效益差和没有改制的农村信用社。农村信用社成熟一家,改制一家,将省联社作为一个过渡阶段的机构。当农村信用社全部转变为现代银行后,省联社完成其历史使命,最终退出。


改革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尤其是在在涉及利益方众多的时候。由此看来,农商行的现代化企业之路走的并不轻松。


END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台湾分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