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分析联盟

谭雅玲:对当前竞争性汇率与投机性资产的风险预警

2022-09-29 08:48:08

当前全球疫情与经济不良清晰,而美元升值表现与全球经济环境相背,但与其经济一枝独秀有关,更与其政策初衷以及引领市场主动调控技术有关,未来前景异变或突发是关键。反观此时人民币升值与美元背离逻辑基准,甚至有所颠覆我国企业利润与收入,预示未来竞争关系愈加严峻而非舒缓。就此,我们特别值得思考看问题的角度与立足,市场过度情绪化或渲染并不利于长期应对政策与策略对应,甚至有可能误入歧途。毕竟目前我国经济金融并不利于冲击性打击或内生性冲动。透过长期观察市场的经历,特别提示风险预警,我认为市场舆论不应过度偏激赞许或受短期因素与氛围引导,未来风险加重或难以驾驭是值得重视的要点。

风险1、人民币升值外利内损为竞争性意图与目的。我国人民币升值从去年5月底开启,当时表面是我国疫情控制与经济恢复领先为由,随之企业外贸订单转变较为明显,市场与企业情绪高涨是现实与事实。一方面是企业订单源源不断,原本低迷与衰落的商业往来突然火热起来,随之企业加班加点赶单追单现象十分抢眼,国内经济情绪化高涨显著。另一方面则是人民币升值加快,海运、原材料、用工成本急剧增加,乐观环境增加负担与麻烦显而易见,但当时市场并未采取限制或约束思维,反之试图以量对冲损失心态急剧膨胀,不顾成本或不变节奏状况刺激性极强,进而整个外贸环境步入恶性循环和不良轮换之间,即订单源源不断,损失一步步加大,同时外部助推人民币升值极其猖獗,而国内按部就班、不温不火“中性管理”汇率茫然升贬不清。这种循环之间不难发现,外部明确竞争目的,即压制中国竞争力依然实现。虽然目前我国外贸增速依然维持20%以上的速度与节奏,但实际利润较少不言而喻,即使外汇储备或外贸顺差不减,但实际价值与竞争力依然减弱,至今我们在中美贸易第一阶段执行上的不足显而易见,贸易顺差与贸易利润错综十分严重。反观我们内部似乎并未觉察这种不良,“莺歌燕舞”炫耀之风一直难以降温或理性认知。因此,我们必须从上到下梳理真实的利润与实力,切实发现优势与问题区别与本质,并尽快采取有效对应措施,积极主动改变不良及寻求进取姿态与对策。

风险2、股债利好短期化外资意为套利或避险为本。疫情之前伴随我国入世承诺,加之中美贸易关系恶化局面,我国采取开放与加快资本市场对外资的尺度,速度与节奏清晰可见。然而,此时段,我国与外部世界疫情、经济、金融悬殊差异却成为被利用或被放大的区域与空间,其中包括涨幅、利率以及概念之差成为推波助澜炒作重点。一方面债市是刺激外部关注效应的关键,尤其利差悬殊成为利用抓手。当时美国10年国债收益率0.4%,我国同期为3.5%左右,显而易见的收益使得我国债券市场急剧膨胀,但对我国经济金融起到何等积极作用却难以清晰。据统计2021年前9个月外资流入我国债市的规模达到6230亿元人民币,全年流入规模有望升至8000亿-1万亿元人民币。其中英国富时罗素WGBI 指数将在未来36个月逐步纳入中国国债,纳入期间将吸引1000亿~1300亿美元被动资金流入,月均流入规模或达29亿~36亿美元。另一方面股市机制建设正处当时,审批制到注册制转换被刺激有限,疫情以及中美关系不利于外资流入是特点或重点,但随即伴随美股新经济力量推进,全球股指上涨行情带动,我国股市稳健上扬被外资视为周转机会,外资流入由少变多,目前流入资金规模已经超出2020年全年水平2089亿元,目前在3000亿元之上预示流入加强。最新国际金融协会(IIF)数据显示,今年10月国际上流入新兴市场国家的总额为249亿美元,其中136亿美元流向我国。目前看,我国股市北上资金存在短期化避险套利流入嫌疑,而债市增量更是基于利差套利的尾部阶段,增量与经济增长错配的投机可能难以避免。

风险3、资金价格与资产价值背离经济逻辑和现实。目前我国货币资金价格高企是投机兴风作浪的现实,相比较国内企业认知、经济基本面或政策理解认知等,人民币升值过头事实存在,无论相对企业利润或订单收益都不利于收入增加,货币政策开始转向“以我为主”的认知与把握尚难改变市场力量与经验博弈。此时海外力量更加偏激或猖狂刺激人民币升值意在规划与摆布,升值偏激直觉似乎是较量转向与否重要时段。毕竟当下推动人民币升值最主要动力是供求关系所致,即外部海外流入的资金太多,比较人民币基本面渲染偏强,事实上是否有这么多人想换人民币是最大的疑惑,货币升值炒作套利与国家利益和国际关系重组且合作联盟有紧密关联,尤其竞争对标的主观规划针对我国企业承受力与利润点的策略是焦点。目前人民币位于6.4元的迂回已经大大超出我国企业基本需求与实力,过度升值的人民币即使贬值倾向也不适宜我国企业真实性,贸易层级的基础与市场逻辑显然高估人民币水平,外资刻意和投机故纵是重点与风险意图。相比较资产价值更难体现有效或合理的人民币资质与效率,毕竟我国资本市场依然在开放进程中,开放程度依然存在瓶颈突破与持续推进,人民币价值并非是汇率价格如此简单化、局限性认定。因为人民币升值并不利于实体企业业绩累加或财富效应,反之则压制企业利润与上市效果。尤其目前我国股市处于牛市前夕的整合与改革提升阶段,人民币为上市企业保本增收至关重要,但上市企业规模与业绩并不支持人民币单边升值侧重。

综上所述,国际竞争关系侧重的货币较量是焦点,但实际经验、技术与势力范围千差万别、悬殊巨大,进而主导力量与体系优势存在主观刻意与外围联盟操作规划与手法,货币竞争攻击性、针对性、实效性直指价值压制、规模控制以及竞争遏制。相比较我国处于竞争的风口浪尖,外在力量对标明确,但内在要素并不完整,甚至存在很多瑕疵,被利用与被攻击明显处于劣势与被动,对此我们必须高度警惕与审慎防范。

Copyright © 台湾分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