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分析联盟

【专访】凯丰投资创始人吴星:任何企业家总得给自己一个“小目标”

2022-09-08 21:13:54

从纯商品期货策略起家,到宏观策略道路的确立,这些年来,凯丰投资都经历了什么?展望未来,公司又有着怎样的观点和目标?

近日,界面新闻就相关问题与凯丰投资的创始人吴星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吴星:凯丰投资发展的第一阶段主要是在2014年之前,公司基本以纯商品期货策略为主,后在2014年纳入了债券资产。

过渡阶段主要在2017年到2019年之间,这一阶段属于探索期。因为我们在做期货的时候,都是买一个品种卖一个品种,所以当时我们定位中存在“对冲”二字,但是我们同时也投资股票、债券,所以就把这一阶段称为过渡期——宏观对冲策略。

第二阶段就是2019年之后。2019年我们梳理投研定位,这一年我们也正式邀请首席经济学家高总加入,也同一时期正式确定了凯丰要走宏观策略的道路。

吴星:在股票投资上,凯丰已经基本完成了赛道和板块内选股、跨市场和跨板块的投资套利,正在完成股票的宏观仓位配置中的融合,在实现较好的融合之后,相信能在我们的股票策略表现上进一步体现出来。

在商品期货领域,凯丰很早就完成了跨板块套利与对冲,现在正在做国内跟国外的跨市场交易,即美国商品与中国商品的一些投资组合。其实商品投资最难的就是跨板块,而目前公司已经在国内完成了跨板块套利,现在还需要做的是沿着以前的路径在国际市场进行复制,难度并没有跨板块那么大,因为跨板块对冲交易才是期货交易中的金字塔。

宏观研究方面,凯丰在2019年的时候主要做国内宏观,到2020年强化全球宏观。如果宏观策略终极是5.0版本,公司目前可能正在3.5至4.0阶段。因为我们基本完成了商品期货方法论的进阶,股票投资也进入最后一个阶段的探索,固收完成了国内市场探索,正在向海外拓展,宏观研究也是一样。

凯丰作为国内全球宏观策略的先行者,从时间上来说可能还是少年,还有一定的可塑性。我们的投资哲学已经明确,下面的投研方法论还在实践的过程中不断地优化与进阶,去打造自己的世界观。

界面新闻:我们的宏观是艺术层面,而不是技巧层面?

吴星:宏观策略是复杂的,但也不是纯艺术层面的。我们常常因为不懂艺术,就觉得所有的东西都是艺术。就像量化,量化能计算出来每个因子的概率,结果接近科学,但完全不懂的人就觉得那是艺术。

我认为对宏观的理解也体现了我们认知的进化。如果我们非常清楚并且能打通各类资产的底层运行逻辑,那就不会觉得宏观是艺术,而是一种标准套路。比如,我们如果没看过肯德基做汉堡,就会觉得在一分钟之内生产好几个汉堡是艺术,但是如果我们把所有的动作进行拆解,并把每个步骤依次做完,那就会发现这是“套路”。

因为大家对宏观策略的认知是有限的,所以会觉得这是艺术,但其实就像画画一样,如果能熟练运用几十种画画的技巧,那就叫艺术。当然,画画也需要有灵感主题,但这相对技巧而言反而是更容易的。在投资中,我们已经知道对手是必然存在的,因此只要知道对手的具体位置,朝着那个无法改变的位置进攻,对手就会崩溃。

界面新闻:宏观策略要求投资者能站在更高、更全面的角度,但是在这两年市场风格快速切换的行情下,很多基金经理都是直接从中观角度,先选一个好赛道,再选赛道里面的好个股,对此您怎么看?

吴星:我非常认可这种方式,因为这与目前市场的趋势相符。

目前全球资金配置中国资产的比例是非常低的,未来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资金配置中国市场,这是一个很确定的大方向。我们可以看到在美国股市中,比较活跃的股票可能就集中在几十只或者上百只左右,因为美国的资产管理机构无论是在人力成本上还是在资金管理规模上,都无法覆盖市值很小的股票。

大多数资产管理机构在100亿规模左右时常常因为管理规模太大而很难覆盖1000个公司。一个投资经理大概多则能覆盖100个左右数量的公司,少则可能只有10至20个。海外的资金倾向于“水大鱼大”的市场,至于那些“小而美”的公司和市场,不是说不喜欢,而是真的没有能力也没有条件去覆盖。

因此,从行业的终局来看,一定是“水大鱼大”的行业更受到投资者青睐。那么投资者在知道这个行业“水大鱼大”之后,就去挑其中最好的公司。这就回到了“好结构”的问题,在我们知道全球资金配置中国资产非常少的终局结构后,就一定会把资金配置到这一结构上。

那我们是应该抢跑拥抱这个趋势,还是在外部压力下,也被迫选择这种趋势呢?其实很多人本来也不想选择这个趋势,但在更多的钱流向“水大鱼大”的市场后,自己也只能随着这一趋势走,成为趋势的追踪者。包括私募在内的很多机构如果想逆这个趋势,最后发现只会被趋势淘汰,因为这是一个浩浩荡荡,不会被任何一家私募改变的趋势。但如果中国在美国博弈过程中失败,海外资金不再流向中国,这个趋势就可能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在现阶段,你看到的是人民币升值,市场都在强化这个趋势,而不是在弱化。在这种情况下,大赛道、好公司是不是就成了投资者最优的选择?问题的本质其实是资金结构,以前散户资金占市场整个交易量的百分之七八十,但是现在散户资金的占有量及总规模都越来越小。

吴星:我们做宏观研究,本质上要理解“知其然,知其所以然”。有些人知道身体在做这个动作,但不一定知道为什么是这样,而宏观是要解决“知其所以然”的问题。只有明白这些,我们才能在脑海中慢慢规划出之后的路径。我们若是只“知其然”,就只知道当下应该怎么去处理,而无法预想到之后处理的步骤。因此,我所说的宏观研究的价值就在于此。

界面新闻:从您的角度来看,宏观未来是什么样的?是更偏量化还是更偏主观,或者是两种相结合呢?

吴星:我们一直以来就是侧重主观与量化的结合。“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是必然规律,最终“合”才一定是王道。我们只能说一些机构偏主观,另一些机构偏量化,完全不能说量化与主观是泾渭分明的。

界面新闻:凯丰这几年发展很快,做大做全了,但是类似股票和期货联动的操作,对于大而全的私募而言可能会导致精力分散,凯丰如何保证这么多品类都进行监控,怎么做到“1+1>2”?

吴星:我们需要足够的时间,过程中不断地投入精力,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勤勉拙诚”。一是要勤,二是“偏要勉强”,做难但正确的事情,最后也是最难的就是大家常说的“断舍离”。在团队合作的过程中,可能很多人会有意见,所以我们需要懂每一个人,懂人心,也懂业务。从主观的管理来看,如果领导是外行,完全不懂员工的业务,那是无法凝聚人心的。

界面新闻:在您的持仓中,小盘股的占比还是挺高的?

吴星:别人经常是通过买茅台或者腾讯赚钱,但我们真的很少碰这些股票。那我们如何提高自己的能力呢?

我们的第一性原则就是“五好”选股框架,通过购买符合这个标准的股票,并且做出还不错的业绩,这样才能锻炼能力。我们可以买茅台,但这并不会让我们的股票研究能力有任何提高,简单来说就只能做到当前赚钱,未必让我们习得可持续赚钱的能力。

吴星:之前有流传我的一个时间表,但那个表只是我某一天的作息,不一定完全准确。客观上讲,我一般能保证一天10至12个小时的工作时间,至少是10个小时,除非明确是家庭旅游日。

界面新闻:在五大板块中,您精力花费比较多的领域是?

吴星:我精力花费最多的板块是宏观,其次是股票。要解决宏观那就是解决全局的问题,商品就像是我们的根据地。打赢“宏观”这场仗就相当于我们在东北站住了脚,股票打得好不好本质就像是“挺进大别山”,而相对更重要的还是能否拿下东北三省。

吴星:关于未来的发展目标,在全球宏观策略之路上我们还要持续前进,但是我们每前进一步,都会加速后续其他方面能力的提升,每完成一个方面的探索实际上都能对另外一项进行赋能,比如我们完成了全球宏观的研究,可能就会对国内宏观、对国内利率研究、对国内股票投资赋能。

我们每解决一个问题,就等于扫清了一个之前的盲区。就像有些产品,一代的性能就基本已经能满足需要,而二代产品仅是提供更多产品性能,我们不能说一代产品不好,因为一代产品基本上已经满足大部分的诉求,但是二、三代会越做越好,可能会超越原有的理解,这就是我们对宏观的认知。

相信在未来的5至10年,我们会打造出一些可能完全超越大家当前投资认知的产品,可能用宏观的方式做出比量化还稳定的夏普。当然这只是我们自己的追求,但我觉得任何企业家总得给自己一个“小目标”。

Copyright © 台湾分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