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金融分析联盟

【债市】上市商业银行2017年报资产负债分析

第一创业研究 2021-01-11 13:50:21

摘要
2017年报分析:(1)资产端:国有行资产端各分项规模较为平稳,同业业务收缩较大;股份行大力发展传统贷款业务,同业及其他投资的收缩较为明显,资金融出程度降低;城商行及农商行贷款增长依然乏力,转而加大证券投资力度。(2)负债端:整体来看,国有大行存款业务扩张乏力,而同业负债而发行债券占比却有所上升;相反,股份行、城商及农商行的同业业务在收缩,而存款规模却保持增长。

3月托管数据及同业存单情况:
今年以来同业存单发行出现如下特征:(1)发行量维持在高位。(2)国有行的发行占比逐渐上升,融入资金意愿较强。(3)临近季末,1个月存单占比下降,3、6个月存单占比上升。且1月存单中发行方以城商行、农商行为主,3、6月存单大中银行占比上升。目前银行的一般存款规模扩张较为缓慢,未来如果进一步放开存款利率上限,对于存款的争夺将更加激烈,银行主动负债的需求较强。另外由于监管对同业存单的规模有限,所以同业存单发行规模大幅收缩的可能性比较小,维持同比低速增长的概率较大。从季节性规律来看,当前同业存单利率快速下滑的行情可能即将结束,广义基金的配置力量往往在季末过后的月份有所减弱,供需结构共同作用下同业存单利率近期或将重新上行。

正文
1、2017银行年报分析
1.1  资产负债结构
1.1.1  资产端:发放贷款、证券投资、同业资产、应收款项
国有行资产端各分项规模较为平稳,同业业务收缩较大;股份行大力发展传统贷款业务,同业及其他投资的收缩较为明显,资金融出程度降低;城商行及农商行贷款增长依然乏力,转而加大证券投资力度。

发放贷款:国有行平稳,股份行不断扩张,城商及农商行面临收缩
截至2017年底,国有行、股份行、城商及农商行的贷款业务在资产端的占比分别为52.96%、51.13%以及37.46%。与历史水平相比可以看出:国有行贷款业务发展平稳并且增速逐步放缓(2017Q4为0.87%);股份行贷款业务仍在匀速发展,规模及增速(6.15%)都保持增长;城商及农商行贷款占比有所下滑,占比由38.25%下降至37.46%。


证券投资:城商农商行加大证券投资力度,国有及股份行变动较小
商业银行证券投资包含持有至到期投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以及交易性金融资产。截至2017年底,证券投资占总资产规模最高的为城商及农商行(37.35%),其次国有行(22.47%),最低股份行(17.05%)。占比变动来看,城商及农商行增长最高,为8.04%;国有行变动不大,股份行占比有所下滑。分项来看:国有行持有到期投资增加0.32%、交易性金融资产增加0.07%、可供出售下滑0.04%;股份行持有到期投资增加0.18%,可供出售下滑0.6%,交易性金融资产下滑1.11%;城商及农商行方面,持有到期下滑3.39%,可供出售增加4.18%,交易性金融资产增加7.26%。反映城商及农商行在贷款规模扩张受限的背景下加大了证券投资的力度,并且交易积极性及成交活跃度有所上升。


同业资产:大中银行规模收缩明显
存放同业及拆出资金的规模及占比有明显收缩,以存放同业为例:与2017三季度相比,国有行其规模下滑18.15%,占比由1.64%下降到1.33%;股份行规模下滑8.63%,占比由2%下降到1.79%。而拆出资金方面,国有行规模微幅下降,股份行却大幅增加34.55%。存放同业与拆出资金的差异是,存放同业下资金所有权并未发生转移,而拆出资金下有实质性所有权转移;拆出资金以清算、调剂头寸为目的,而存放同业的盈利性更强。说明在严管之下同业套利的相关链条已有所收缩,从其他存款性公司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今年来的快速下滑也可加以佐证。

应收款项类投资:股份行收缩明显。
该科目核算了缺乏活跃市场报价,但具有固定或确定偿付金额的投资。例如特别国债、资产管理计划、信托贷款及理财产品等。与2017年三季度相比,2017年底国有行该项规模下降2.57%,股份行下降18.2%。与同业资产类似,该项科目的大幅缩减也反映了委外等业务的持续收缩。

1.1.2  负债端:吸收存款、同业负债、应付债券
整体来看,国有大行存款业务扩张乏力,而同业负债而发行债券占比却有所上升;相反,股份行、城商及农商行的同业业务在收缩,而存款规模却保持增长。

吸收存款:大银行扩张乏力,中小银行保持增长。

从存款占负债端比例来看,国有行占比下降,股份行、城商农商行均有所上升:国有行由79.09%下降至78.06%,股份行由59.39%上升至62.87%,城商农商行由61.24%上升至64.3%,目前来看大银行的存款业务增长较为乏力,中小银行在结构性存款快速增加的影响下存款规模得以保持。虽然股份制银行的存款占比最低,但与另外两类银行的差距在逐渐缩小。


同业负债及发行债券:

同业负债方面,以往占比较高的股份制银行和城商农商行占比出现明显下滑,股份制银行由17.35%下降到14.46%,城商农商行由11.23%下降到2.27%,而国有行同业负债占比有0.1%的增加,与同业资产相对应的同业负债也具有收缩效应。发行债券占比为城商行高于股份行高于国有行,与2017年三季度相比,国有行的占比上升(2.48%升至2.65%),股份及城商农商行占比下降(10.44%降至8.66%,16.31%降至14.31%),与近几月大行同业存单发行上升、资金融入意愿上升的现象所吻合。


2、3月中债登债券托管点评

2.1  杠杆率变动

3月整体债市杠杆率在理财产品以及证券自营推动下出现了季节性的上升,整 体杠杆率由1.1上升至1.2。配置型机构的杠杆率维持稳定,没有季节性跳升,各类银行杠杆率反而略降0.1百分点。而交易型机构的代表银行理财以及证券自营的杠杆率则出现明显上升,证券自营上升11%,理财产品上升45%。我们认为季节性的流动性紧张是杠杆率上升主因,而非机构主动加杠杆。3月流动性分层现象有所加剧,R007-DR007的中枢较1、2月有明显上移,迫使证券自营加大质押式回购力度;而商业理财杠杆率上升也是受到投资主体流动性紧张赎回的影响。


2.2  机构配置行为:利率债投资行为分化,信用债受青睐

3月利率债行情继续走强,10年期国债收益率继续下行10BP左右,1年期国债已止跌微幅反弹。交易型机构在错失前期收益率下跌机会后有加紧入市行为,广义基金与券商自营分别增持403、305亿元国债,而由于收益率下降配置价值偏低导致商业银行大幅减仓1118亿元国债。另外,信用债收益率凸显了更强的配置价值,券商、广义基金分别大幅增持622亿元、1550亿元信用债。同业存单的发行继续放量,商业银行以及广义基金成为主要的增持机构。与货币基金规模增加以及银行主动负债需求较强有关。


2.3  同业存单

规模:

今年以来同业存单发行出现如下特征:1.发行量维持在高位。2.国有行的发行占比逐渐上升,融入资金意愿较强。3.临近季末,1个月存单占比下降,3、6个月存单占比上升。且1月存单中发行方以城商行、农商行为主,3、6月存单大中银行占比上升。


首先从监管的角度来看,监管对于同业存单的发行规模影响确实有限。在前文(《监管对同业存单影响几何》(2018.01.23))中我们曾对同业存单备案额度加以测算,发现指标对于同业存单规模影响并不大,仅部分小银行有超标情况。其次,由于流动性匹配率鼓励长负债短资产的季度考核作用,促使银行的同业存单发行期限由1月向3、6月转化,所以看到3月份3、6月存单占比有所上升。另外,从银行的存贷差来看,2、3月处于较低位,银行有较强的主动负债需求。


价格:

3月以来,同业存单的发行利率呈现如下特征:

1.发行利率:1个月存单发行利率自月初开始快速上行,而3、6月存单利率较为稳定,并没有出现如同1M存单季末的快速上行,直至3月下旬各类利率开始回落。


2.流动性品种利差:同业存单与SHIBOR的利差自3月中旬不断下滑,3个月的CD-SHIBOR利差率先为负,随后1月、6月利差相继由正转负,目前1月利差仍在下滑之中。


3.发行主体利差:3月以来,城商行与国有行、股份行的发行利差不断走扩,中枢较历史有明显提高。


结合同业存单的规模与价格变化,我们可得到如下解释:目前同业存单的性质已逐渐回归主动负债工具与债券投资品种,套利的行为在弱化。从城商行股份行发行债券占比的下滑,应收款项类投资的大幅收缩,以及国有行同业存单发行占比可以看出,套利环节上的同业存单规模在不断缩减。其次,由CD和SHIBOR的利差反映出同业存单作为流动性工具及债券品种的差异。由于CD发行利率的季节性走高使其具有较高的配置价值,提高机构的购买积极性,可以看到广义基金与商业银行3月分别大幅增持3262、1321亿元的同业存单。并且季末3月、6月同业存单的发行明显放量,但发行利率却维持稳定没有出现季节性上行,也反映了机构的购买积极。


后市的判断:目前银行的一般存款规模扩张较为缓慢,未来如果进一步放开存款利率上限,对于存款的争夺将更加激烈,银行主动负债的需求较强。另外由于监管对同业存单的规模有限,所以同业存单发行规模大幅收缩的可能性比较小,维持同比低速增长的概率较大。从季节性规律来看,当前同业存单利率快速下滑的行情可能即将结束,广义基金的配置力量往往在季末过后的月份有所减弱,供需结构共同作用下同业存单利率近期或将重新上行。


3、近期债市表现及观点

4月以来债市收益率下跌的幅度已有所放缓,1、5、10年期国债收益率均下行10BP左右,(10-1)Y期限利差重新走扩至50BP左右。上周公布的M2数据低于市场预期,与银行存款扩张难度加大以及其他派生存款渠道减少有关;3月社融继续回落,1.33万亿同样低于市场预期。三项非标融资首次均为负项,合计减少2525亿元;而企业债券融资新增3440亿元,新增企业贷款5653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2000亿元,可以看出融资需求向信贷以及标准化资产的转化。但由于企业债券融资环境仍在恢复之中,银行资产表外转表内的容量有限,所以并非所有来自非标渠道的融资需求均能反映到信贷以及债券之中,并不能由此说明内需有明显下滑的趋势。另外,以M2以及社融中未经过信贷派生部分差值计算的金融体系流动性在2、3月重新缩窄,从历史情况看,国债收益率对于流动性变化有一定滞后性,未来收益率上行的概率仍然较大。


点击“阅读原文”,获取完整版研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台湾金融分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