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金融分析联盟

银行资本考核大限将至 一行三会发文多渠道支持补血

吉林银行吉林金融研究中心 2020-06-28 15:21:57

随着2018年的到来,商业银行资本管理的过渡期即将结束,银行资本考核压力逐渐显现。

在银行业资本补充普遍承压的情况下,为进一步支持商业银行拓宽资本补充渠道,2018年3月12日,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和外管局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支持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意见》。

包括“一行三会”在内的金融监管部门均表示,支持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具体措施包括扩宽资本工具发行渠道、增加资本工具种类、扩大投资者群体、简化资本工具发行的审批程序。

资本管理大考逼近

根据前述《意见》,五部委明确表示,“支持商业银行通过多种渠道发行资本工具,通过多种渠道稳步扩大资本工具的发行规模。”

一位不愿具名的银行业分析人士表示:“此举出台的目的是缓解银行资本补充压力。一是因为2018年底,银行资本充足率考核的过渡期结束,银行要求达标。二是近年来随着监管趋严,大量的表外业务需要回表,需要计提更多的风险资本,进一步加大了银行资本补充的压力。”

按照资本管理办法,在2018年底,银行业均需要达到巴塞尔协议III的资本要求,即“系统重要性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不能低于8.5%、9.5%和11.5%,其他银行不能低于7.5%、8.5%和10.5%”。

虽然大多数银行资本达标压力不大,但随着表外资本的回表,不少银行也纷纷使用各种工具开始补充资本。随着各银行融资计划的陆续公布,银行业再融资的金额还在持续增加。

多渠道支持银行补血

“巨无霸”银行们的大规模再融资,也给资本市场带来了不小的冲击。为此,监管部门近期密集出台政策,支持商业银行拓宽资本补充渠道,缓解银行再融资压力。

本次《意见》表示,将增加资本工具种类。“在总结商业银行发行优先股、减记型二级资本债券的实践经验,推动修改有关法律法规,研究完善配套规则,为商业银行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转股型二级资本债券、含定期转股条款资本债券和总损失吸收能力债务工具等资本工具创造有利条件。”

其次,在投资主体方面,《意见》表示,在防范风险的前提下,研究社保基金、保险公司、证券机构、基金公司等机构对商业银行资本工具的投资政策,扩大商业银行资本工具的投资主体范围,分散集中度风险,降低商业银行资本工具的发行成本。

早在今年2月27日,央行发文,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行具有创新损失吸收机制或触发事件的新型资本补充债券。

银监会也于近日下发了《关于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具体包括,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由150%调整为120%-150%,贷款拨备率监管要求由2.5%调整为1.5%-2.5%。

分析认为,在金融严监管背景下,非标回表、存量资产补提拨备资本等操作加大了银行再融资压力。新增超额拨备相当于可随时释放核心一级资本1431亿,对应提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20bps。


Copyright © 台湾金融分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