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金融分析联盟

资本充足率达标年 监管支持银行资本工具创新

德信汇智 2021-01-19 06:25:30

2018年3月12日,“一行三会”发布《关于进一步支持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意见》,鼓励和支持商业银行拓宽资本补充渠道,提升银行体系稳健性,强化银行支持实体经济能力。全文如下:


一、积极支持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有益探索。推动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有助于拓宽银行资本补充渠道,提升银行业应对外部冲击的能力,为支持实体经济提供必要的保障。支持商业银行在资本工具创新方面的有益探索,营造有利于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外部环境,充分调动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二、拓宽资本工具发行渠道。持续完善市场基础设施,研究修订配套制度,支持商业银行在强化内源性资本积累的前提下,充分发挥境内外金融市场互补优势,有效运用境内外市场资源,通过多种渠道稳步扩大资本工具的发行规模。


三、增加资本工具种类。总结商业银行发行优先股、减记型二级资本债券的实践经验,推动修改有关法律法规,研究完善配套规则,为商业银行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转股型二级资本债券、含定期转股条款资本债券和总损失吸收能力债务工具等资本工具创造有利条件。


四、扩大投资主体范围。在防范风险的前提下,研究社保基金、保险公司、证券机构、基金公司等机构对商业银行资本工具的投资政策,扩大商业银行资本工具的投资主体范围,分散集中度风险,降低商业银行资本工具的发行成本。


五、改进资本工具发行审批工作。一是优化资本工具发行审批流程。总结资本工具发行审批的现有做法,探索并联审批。二是完善储架发行机制。逐步完善储架发行审批制度,探索在相关部门批准的发行额度内允许商业银行自主控制发行节奏的工作机制。



由于今年是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达标的落地年,加上宏观审慎监管(MPA)、表外业务回表,银行资本约束压力进一步凸显,各家银行早早便开始布局各种融资动作,但从银行资本结构上看,还是以发行IPO、定向增发、可转债补充核心一级资本为主导,优先股、二级资本工具的类型偏少。


多位银行研究人士认为,二级资本的适度创新有助于优化资本结构,与核心一级资本相比,二级资本的界定相对灵活,存在较大的创新的空间,对非上市、资本补充渠道相对有限的中小银行而言优势或更为突出。


花样融资


3月12日,农行发布公告称,拟以非公开发行方式发行不超过274.73亿股A股,募集资金不超过人民币1000亿元(含),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该行的核心一级资本。


根据监管要求,银行资本划分为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一级资本又分为核心一级资本和其他一级资本。根据《商业银行管理法》相关规定,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方法包括IPO、定增、转股后的可转债,而补充其他一级资本可发行优先股,而二级资本债可用于补充二级资本。


通过IPO形式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银行不在少数,例如刚上市不久的成都银行、甘肃银行,还有15家银行在A股IPO“排队”中。经济观察报记者查看证监会官网发现,郑州银行、长沙银行、苏州银行、青岛银行、哈尔滨银行、威海市商业银行、青岛农商行、绍兴瑞丰农商行和江苏紫金农商行等9家银行处于“预先披露更新”状态;“已反馈”状态的有西安银行、徽商银行、兰州银行、江苏大丰农商行、厦门银行;厦门农商行和重庆农商行是“已受理”状态。


发可转债补充一级资本也是备受上市银行青睐的模式。3月14日无锡银行的可转债上市,发行规模达30亿元,将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根据Wind资讯,目前还有9家银行的可转债处于排队状态,分别为民生银行、浦发银行、平安银行、江苏银行、宁波银行、张家港行、常熟银行、吴江银行、江阴银行,分别拟发行500亿、500亿、260亿、200亿、100亿、30亿、30亿、25亿和20亿,待发总规模达1665亿元。但值得注意的是可转债在转股之前不能算作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如是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相较于可转债和IPO,优先股的发行不算多。最新一笔较大规模的优先股是建设银行于2017年12月27日完成非公开发行6亿股的境内优先股,募集资金总额600亿元。此外,上海银行、杭州银行、招商银行也分别公告发行优先股,去年以来,共有5家A股上市银行的优先股发行申请获得证监会核准,涉及发行总规模近1400亿元。


曾刚还表示,在中国的银行资本结构中,核心一级资本的占比比较高,其他类型的资本工具类型偏少。而且在已有的资本工具发行中,也以大银行为主,小银行资本工具创新很少。


二级资本工具创新


此次《意见》对于进一步支持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提出积极研究增加资本工具种类,为银行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转股型二级资本债券、含定期转股条款资本债券和总损失吸收能力债务工具等资本工具创造有利条件,在触发事件发生时,资本补充债券可实施减记,也可实施转股;并鼓励银行发行具有创新损失吸收机制或触发事件的新型资本补充债券。


监管部门发文的资本创新,主要指向二级资本工具。据经济观察报记者了解,2013 年以前曾经发行过一波二级资本工具,但大部分次级债并没有减记或转股条款,意味着当银行陷入危机时无法完全吸收损失,只能用银行利润或者股东投入进行核销,因此监管认为这部分资本工具是不合格的。针对这部分不合格的存量债券,采取过渡期管理,进行每年10%的扣减。具体而言:商业银行2010年9月12日至2013年1月1日之间发行的二级资本工具,若不含有减记或转股条款,2013 年1月1日之前可计入监管资本,2013年1月1日起按年递减10%,2022年1月1日起不得计入监管资本。


谈及此次资本创新主要指向二级资本工具的原因,曾刚认为一方面,中国银行业核心一级资本占绝对主导,很多时候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够用,但总资本充足率不达标,二级资本的适度创新有助于优化资本结构。另一方面,与核心一级资本相比,二级资本的界定相对灵活,存在较大的创新空间。


根据Wind数据统计,从2007年- 2017年的十年间,全市场累计发行475 只二级资本债,累计发行规模23275亿。5 家国有大行、12 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96 家城商行、111 家农商行、1 家外资行共计230家主体发行过二级资本债。发行规模方面,大行、股份行、城商行和农商行分别11000亿、6000亿、5000亿和1500亿,大行、股份行合计发行占比超过75%。“‘补血’工具更多向二级资本工具扩容,对非上市、资本补充渠道相对有限的中小银行而言优势尤为突出。”兴业研究大类资产配置策略团队研究员郭益忻称,按照目前的资本管理办法,发行二级资本债并没有上限约束。但是他亦认为发行过多的二级资本债虽然可以提高资本充足率,但对于核心一级、一级资本充足率却并没有任何助益。所以,在核心一级、一级资本充足率达标的前提下多发二级资本债才是较为合理的选项。


资本承压


银行采取各种方式融资背后是资本约束压力进一步加强。


部分中小型上市银行资本充足率逼近监管红线。截至去年三季度末,北京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7.9%、一级资本充足率8.95%;江苏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54%、资本充足率10.89%,资本充足水平压力承压。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此前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面临MPA监管下,银行资本约束压力在2018年或将进一步凸显。鲁政委的团队以2017年上半年末各家上市银行实际资本充足率倒推出了理论上的广义信贷上限,结果发现:不少银行在该资本充足率项目的约束下所面临的广义增速上限,远远低于MPA考核直接给定的广义增速上限。由此折射出这些金融机构可能已面临较强资本约束。为此,鲁政委预计各家商业银行未来积极进行资本补充来“补血”。


随着金融业进入了强监管时代,通道业务全面受限,非标业务日渐式微,表外业务回表可能也会造成银行资本承压。“表内的委外存量伴随着逐渐穿透,会增加信用加权资产。同业用自营资金经过非银做委外投资,以往在计提风险加权资产时,是按照两种方法进行的,部分按20%~25%的同业计提权重,部分按照等同信贷的100%计提权重。但伴随着资产穿透的过程,会有更多的业务需要根据底层资产来计提信用风险加权资产,从而降低资本充足率。”天风证券银行业研究员廖志明表示。


版权说明:感谢每一位原作者的辛苦付出与创作!我们均在文章开头备注了原标题和来源。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发送消息至公号后台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感谢!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台湾金融分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