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金融分析联盟

商业银行进入“补血”赛道 拓宽资本补充渠道

吉林银行吉林金融研究中心 2019-05-12 07:48:04

进入2018年,商业银行发行可转债呈现井喷态势。无锡银行于近日正式发行可转债,规模达30亿元。无锡银行表示,募集资金将用于支持公司未来业务发展,可转债转股后将按照相关监管要求用于补充本行核心一级资本。截至目前,商业银行中待发的可转债规模高达1885亿元,包括平安银行、江苏银行、中信银行等六家银行。

商业银行去年就开始大举发行可转债,2017年一年有五家商业银行计划或完成可转债发行,规模达1650亿元。而过去十年,仅有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和民生银行发行过可转债,合计850亿元。

一边是多家上市银行借可转债“输血”,另一边是地方银行扎堆冲刺IPO以图拓宽资本补充途径。证监会最新披露的信息显示,截至目前沪深两市共有16家银行处于A股IPO正常排队名单之中,处于“预先披露更新”状态的排队银行数量达9家,5家处于“已反馈”阶段,两家处于“已受理”状态。

监管资本划分为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一级资本又分为核心一级资本和其他一级资本,IPO、定增、可转债、优先股、二级资本债是当前银行进行外部资本补充的主要途径。根据《商业银行管理法》相关规定,IPO、定增、转股后的可转债均可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优先股可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二级资本债可用于补充二级资本。

华南某银行人士表示:“就补充一级核心资本而言,IPO和可转债是当前最受追捧的两个工具,定增相对偏弱。主要原因是去年2月份再融资新规对上市公司定增时间间隔及融资额进行限定,可转债却不受限制,政策支持使得可转债备受青睐。此外,可转债融资成本较低,可减少银行财务支出。”

除了抓紧补充一级核心资本外,商业银行也逐渐加快其他类型资本的补充步伐。其他一级资本方面,2017年招行、上海银行、贵阳银行、杭州银行四家银行发布优先股发行预案,募资总额近600亿元。

二级资本方面,数据显示,2017年全市场累计发行129只二级资本债,累计发行规模达4964亿元,数量和规模分别较2016年增长约39%和116%。日前央行发布2018年第3号公告称,资本补充债券(包括但不限于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和二级资本债)可以在触发事件发生时实施减记,也可以实施转股,进一步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行具有创新损失吸收机制或触发事件的新型资本补充债券。

联讯证券分析师认为,银行未来存在较大补充资本金压力,一是2018年底前,各家银行都要满足《巴塞尔协议III》的监管要求,有部分非上市银行仍未达标,目前提前达标的银行存在恶化下降的可能性。二是表外非标回表带来的增量信贷会使银行资本计提压力显著增大。三是现有的监管环境下,过去一些利用同业科目或通道间接放贷,以减少资本计提的做法会被完全禁止,银行未来面临较大的考核压力。四是“302号文”等监管文件让过去“代持”、抽屉协议等出表方式失去了意义,考核时点更高的资产总额与不良将给银行带来更大的资本考核压力。

恒丰银行研究院执行院长董希淼表示,从整体上看,部分银行在近年来非标、理财、表外业务发展较为迅猛,由于受新的监管约束需要大量的资本补提,面临一定资本补充压力。


Copyright © 台湾金融分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