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金融分析联盟

【调查研究】商业银行如何促进表外业务健康发展

中国农村金融杂志社 2020-06-29 06:33:47

摘要:

   国内近几年表外业务发展提速。因表外业务具有形式多样、灵活度大、透明度差、隐蔽性强等特点,致表外业务潜藏较大风险,一旦转化为现实风险,可能给商业银行带来严重的经济损失。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集中爆发和深化,已经给银行发展表外业务敲响了警钟。本文对表外业务的内涵、特征、发展现状、潜在风险等进行了分析,并针对表外业务发展中的问题和存在的风险,提出促进表外业务健康发展的建议。


一、表外业务的内涵及特征

  (一)内涵


  表外业务,简称OBS(Off-Balance Sheet  Activities),即“不列入资产负债表,而仅可能出现在财务报表脚注中的交易活动”。巴塞尔委员会将表外业务分成两类:广义的表外业务和狭义的表外业务。狭义的表外业务是指构成银行或有资产/负债,在一定条件下可以转化为表内资产或负债的业务,主要包括:承诺、担保和金融衍生工具类业务;广义的表外业务则指银行从事的所有不在资产负债表中反映的业务,既包括了狭义的表外业务,又新增了金融中介服务类业务。目前银监部门将表外业务定义为“商业银行所从事的、按照现行的会计准则不计入资产负债表内、不形成现实资产负债,但能改变损益的业务,主要包括:承诺、担保、金融中介服务类和金融衍生工具类业务,与巴塞尔委员会所界定的广义的表外业务相吻合。


  (二)特征


  1.隐蔽性强。在现行的会计准则之下,表外业务大多不在财务报表中反映,只在财务报表附注中予以简单注释,表外核算也只是商业银行一种非强制性核算行为,难以全面系统地反映表外业务经营的规模和质量。人民银行、银监会等监管机构难以把握商业银行表外业务实际的经营情况,进而影响对商业银行运营情况的判断,不利于监管机构对商业银行实施有效监管。


  2.灵活度大。由于表外业务的开展大多不受资本金和存贷比约束,相关的监管法规也不够完善,且表外产品在形式上更加多样,创新性强,充分体现了银行在业务操作上的灵活性。


  3.经营成本低。商业银行从事的许多表外业务,主要是通过运用自身的信誉、机构和人员等非资金资源优势为客户提供服务,经营成本低。


  4.不确定性高。表外业务种类繁多,其业务的开展和管理往往面临信用风险、操作风险、市场风险、流动性风险、法律风险、会计风险等各种风险,如何处理各种风险之间的替代关系和互补关系,增加了风险管理的难度。

二、表外业务发展现状及存在的问题


  (一)起步晚,近几年发展提速。西方银行从上个世纪60、70 年代就开始发展表外业务,我国商业银行表外业务起步较晚,目前各类商业银行经营管理仍然以存、贷款业务为主,表外业务为辅。随着我国金融改革的深化,近几年我国商业银行表外业务发展呈加快态势,业务创新日趋活跃。以黑龙江省银行表外业务发展情况为例,截至2015年12月末,黑龙江省银行业金融机构表外业务规模约为5359.73亿元,较2014年同期增长40.49%。表外业务种类主要包括:委托贷款、承诺、理财产品、承兑汇票、有追索权的资产销售、保函、跟单信用证等品种。同时,商业银行表外业务的创新能力也不断提升,除传统的支付结算工具、支付系统创新外,票据发行便利、远期利率协议、金融互换、国债托管业务、项目融资抵押代理行业务、各类理财业务以及互联网金融、电子商务等蓬勃发展,成为商业银行提高竞争力的重要手段。


  (二)重利润轻管理,不规范问题时有发生。主要表现在:一是风险揭示不充分。部分商业银行对表外业务的会计记录没有专门的规定,会计处理较为简单粗糙,无法有效确认收入和支出,且没有将或有风险纳入表内核算,缺乏对报表附注的重视;二是信息披露滞后。不能及时反映表外业务风险敞口、契约金额、经营效益等方面的定量信息,使违规操作时有发生;三是风险管理粗放。商业银行普遍缺少针对性较强的表外业务扎口管理和专项审计稽核制度,尤其对表外业务的风险识别和计量,基本上套用表内业务的制度和方法或依赖人员经验来判断风险及敞口;四是规避监管。近几年,一些中小商业银行与第三方机构进行所谓的一些“创新”,把原本属于表内的一些业务转移到表外,从而绕开监管或进行监管套利,风险出现后,存在不计提或者少计提风险准备金等问题。


  (三)风险制度建设滞后,有效监管不足。近年来我国商业银行表外业务日益活跃,创新加快,但关于表外业务的规范、制度、指引等建设相对滞后,目前相关法律法规虽然有《商业银行表外业务风险管理指引》《商业银行中间业务暂行规定》《商业银行信息披露暂行规定》《银行业金融机构衍生品交易业务管理办法》《企业会计准则》《公开发行证券公司披露编报规则》等,但关于表外业务信息披露和会计处理的准则,均过于笼统,对核算范围和记账方法等无统一规定,对具体披露事项的披露细节性要求不够明确,并且目前只是要求上市银行公开披露会计信息。此外,表外业务尤其是金融衍生工具类业务本身的复杂性,现有的分业监管体制下,使得监管难度加大,对监管的前瞻性和灵活性要求更高。


  (四)潜藏各类风险,存在一定风险隐患。因表外业务在商业银行占比较小,业内认为表外业务属于低风险业务,但由于表外业务在会计核算上不运用自身资金,出现风险不会及时暴露,风险不断累积后集中爆发对金融业的破坏力更大。表外业务主要风险有以下几方面:


  一是信用风险。它是指业务对象由于主、客观原因不履行合约而使银行在表外业务中遭受损失的可能性。各种表外业务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信用风险,如担保类和承诺类、银行承兑汇票等表外业务因客户违约,而保证金不足时,银行需承担代偿责任,使企业的信用风险转嫁到银行。


  二是信息披露风险。它是指由于表外业务透明度差,现行的会计准则无法真实、准确反映表外业务所包含的风险和收益,而导致银行损失的可能性。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正是由于金融机构大量采用“资产出表”方式处理,而又未能及时、有效披露风险引起的。目前,表外业务信息披露主要存在以下问题:一是商业银行对表外业务的具体披露内容有很大的主观性和伸缩性,各家商业银行仅根据监管要求或自身判断,对表外业务进行不同程度的披露;二是除了信用承诺、衍生金融工具外,目前还没有一个全面的、统一的表外业务披露规则,对于一些创新型产品,披露信息很少甚至不披露;三是许多对于经营决策有重大意义的非量化会计信息没有反映在财务报告中,由于信息披露的相关性不强,投资者无法全面分析和比较银行表外业务的风险状况和经营水平。


  三是市场风险。它是指由于市场利率、汇率的变动而使银行在表外业务中遭受损失的可能性。在结构性理财产品、贷款承诺、金融衍生类工具交易中,银行会经常面临这种风险。


  四是估值风险。它是指由于估值技术和风险计量能力不足致使无法真实准确评估表外业务风险水平而导致银行面临损失的可能性。目前衍生金融工具、资产证券化等表外产品往往结构比较复杂,目前整个银行业对此类产品的估值技术和风险计量能力还比较薄弱,特别是一些创新型表外业务产品,银行内部对其所面临的风险水平往往经验不足,常常要等到风险暴露后才能予以反映,这种延后了的风险确认进一步加大了表外风险的聚集程度。


  五是操作风险。它是指由于银行内部经营管理及法规制度不健全出现违规操作而使表外业务遭受人为损失的可能性。当前,我国商业银行各类表外业务的经营管理机制还在逐渐完善的过程中,内控操作不规范、管理制度缺失,严重制约了表外业务的风险管理,导致表外业务运作不规范的问题时有发生。


  六是政策性风险。它是指银行在开展表外业务时通过与其他机构合作投资于政策限制性行业,从而形成风险造成损失的可能性。如银信合作等一些表外业务本身就是为了规避监管实现套利而设计的,会因监管政策转向严厉而面临较大风险。


  七是流动性风险。它是指银行的表外金融工具不能以市场价格或接近市场价格迅速转让变现而使银行面临资金头寸短缺或低价转让资产而遭受损失的可能性。如在贷款承诺协议中,借款人在协议期内的任何一个营业日都可在贷款限额内提取任何金额的资金,而银行则必须随时准备提供贷款,这就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银行的流动性风险。

三、促进表外业务发展的建议


  (一)健全表外业务的相关制度规范。一是随着表外业务金融创新活动的增加,监管部门需紧跟业务发展,参照国际标准,借鉴先进经验,建立健全表外业务有关法律法规及操作规范。二是部分创新型表外业务涉及到银行、证券、保险、信托等多个行业,行业间业务交叉逐步增多,这对金融监管体制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金融监管部门对表外业务的宏观审慎监管应予以重视,在目前分业监管体制下,需要加强行业间的金融监管协调,实现跨业统一监管,保证金融业稳健运行。三是规范商业银行表外业务的会计处理,建立统一规范的核算体制,完善各商业银行会计核算科目,保证表外业务核算的真实和完整。


  (二)严控表外业务市场准入关。从目前情况来看,金融改革处于进行时,在民众观念中,银行业的“国家信用背书”尚有相当市场,客户风险自担意识有一个过程。商业银行表外业务市场的开放应该是一个渐进、稳妥的过程,金融监管当局应严控表外业务市场准入关。一是严格审查商业银行拟开展杠杆率高、风险高的衍生工具类等高风险表外业务的风险防范措施、成本和收益预测、人员配备、业务支持系统、规章制度、操作规程和相关内控制度等,并制定合理的转换系数与较高的风险权重;二是根据市场情况、金融业发展状况、商业银行内部控制机制及自身监管能力来确定是否允许商业银行拟开办的业务品种。


  (三)加强表外业务的现场与非现场监管。根据审慎性原则,加强监管信息系统建设,实现与商业银行之间的数据与系统接入,并要求商业银行定期向监管部门报送表外业务创新业务开展情况,交易、风险等相关信息、数据或报表,主动增强表外业务的透明度,通过有效的非现场监管,及时进行相关风险指标的分析,并制订相应的监管措施或提出整改要求,避免或减少商业银行表外业务风险。同时,根据表外业务非现场监测情况,建立有针对性的现场检查操作规范,制定严厉的违规处罚办法,对不公平竞争、扰乱金融市场秩序的行为进行严肃查处。


  (四)建立健全内部控制制度。各商业银行应建立健全表外业务内部经营机制,确保表外业务得到有效管理和规范发展。强化对表外业务的定期审计,对于不确定性隐形风险要及时收集信息、分析相关因素及趋势、并制定风险处置预案。要重视和加强表外业务信息管理系统建设,建立表外业务客户或交易对手、交易数据以及外部有关信息等数据仓库,并构建表外业务风险识别、计量、监测和控制等方面的内部管理系统。


  (五)加强表外业务定量风险评估技术的开发和应用。商业银行要全面、客观地判断和评价表外业务风险,按照巴塞尔协议III 和新资本管理办法的要求,逐步推进内部评级法、风险价值法和风险调整的资本收益率法等风险管理技术开发与应用。通过对表外业务信用风险、市场风险、操作风险、流动性风险运用计量模型和其他方式进行科学测算,并对法律风险、声誉风险等各种风险进行综合评判,实现合理控制表外业务的止损限额、风险限额、风险敞口、拨备计提以及经济资本占用等目标。


  (六)加强表外业务的信息披露。商业银行应加强表外业务信息披露制度化建设工作,对表外业务披露的规定进一步予以细化。应当遵循巴塞尔协议III 的要求和监管规定,规范表外业务信息的披露范围、内容、原则及披露标准,及时披露表外业务情况及风险状况,尤其涉及交易类账户情况和资产证券化、理财业务、衍生金融业务以及风险较大表外业务风险暴露情况,提高信息披露质量。(中国人民银行哈尔滨中心支行那颂)

责编:王玺,责审:王汉,美编:王玺



Copyright © 台湾金融分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