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金融分析联盟

“新常态”下的商业银行资产负债管理

交易圈 2020-11-04 11:16:57

提示点击上方"交易圈"免费订阅本平台

交易圈

诚邀你加入银行间同存报价群,涵盖近300家银行800名交易员及高管,每日群中分享各行同存指导价;

群主微信:Lee085 [添加:姓名+单位+电话]

出银行间各期限保险协议存款

业务范围:银行间同业业务撮合、资产对接

联系人:李云龙 18521390968

中国银行业协会行业发展研究委员会

本期嘉宾:工商银行金融研究所高级专家 刘彪

农业银行战略规划部研究员 张新英

中国银行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宗良

交通银行发展研究部副总经理 周昆平

交通银行发展研究部副高级经理 鄂永健

渤海银行战略发展部团队主管 徐亮

南京银行计划财务部副总经理 朱晓洁

苏州银行战略发展部总经理 蒋卫平

大连银行发展研究部副总经理 徐明圣

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高级经理 沈洪溥

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战略部副总经理 姜宝军

载于《中国银行业》杂志2015年第1期

话题一:如何理解“新常态”

刘彪:目前我国传统的经济增长方式,概括起来为“四高一低”,其中“四高”为高投入、高消耗、高排放、高污染,“一低”是低效率,突出特点就是贴牌生产,中国制造。这种生产方式或者经济增长模式,从1978年改革开放到现在为止已有大约35年的时间,确实对我国经济发展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使我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是这种生产方式是不科学的,也是不可持续的,所以我们要“转”。“转”实际上就是转成“四低一高”,“四低”为低投入、低消耗、低排放、低污染,“一高”为高效率。从中国制造、贴牌生产成为中国创造。如果说改革开放以前是国有经济占主导地位,那么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是国有经济和民营、个体、私营、混合所有制共同主导经济,而“新常态”下或者说未来五到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则是民营经济、私营经济、个体经济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宗良:我认为 “新常态”下商业银行资产负债管理策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第一,从未来角度来讲,商业银行资产负债管理面临着很大的挑战,今后商业银行赖以生存的存款会越来越少,利率市场化、互联网金融的进一步发展等都会对商业银行存款造成很大压力;同时随着证券市场的发展,使我们资产也受到很大的挑战。可以说,未来商业银行在资产负债甚至包括资本金的累积、中间业务等诸多方面都面临巨大的挑战。所以我们今天研究这个问题应该说意义重大。第二,就题目本身而言,“新常态”下的商业银行资产负债管理策略,实际上在未来中国经济发展这样一个深刻的背景下讨论这个问题,我觉得是非常有意义的。“新常态”的核心要素有三点,一是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到中高速增长;二是转型升级,中国未来把服务业或者消费逐步扩大;三是从要素驱动及投资驱动转为创新驱动,这三个核心要素给商业银行发展指明了重要方向。未来商业银行要立足于服务实体经济,第一点就要转变银行的发展模式,由重规模发展向特色化、差异化发展转变。第二点是合理进行结构调整,确保商业银行有序地退、积极稳妥地进,支持形成中国有国际竞争力的少量大型公司以及大批竞争力强的中小企业的结构,这才是商业银行要面临的重要问题。

沈洪溥:首先,“新常态”讲的是“新”,而要点是“常态”,包括三个特点:第一,虽然中国的经济增速放缓,但是实际的经济总量和实际经济增量仍然非常大,这个意味着整个金融业和金融市场的风险非常大,这是支持整个行业包括银行业以及资产管理公司在内的金融行业做好业务很重要的时代背景。第二,经过结构调整之后,经济增长更平稳、动力多元化。从现在来看无论是政策储备,以及推出的新的改革措施,能够让经营机构有信心、有能力去服务更多客户,当然也要适应更多风险。在此过程中,新型的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和农业现代化都为金融机构提供更多的业务机会,也会出现更多市场化、多元化的主体。第三,结构转型升级,发展前景稳定之后需要转变整个行业发展方式。从2014年前三个季度情况来看,国内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率是48.5%,已经超过了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其中服务业的增加值占比为46.7%,也超过了第二产业,从高新技术产业和装备制造业增速来看也高于工业的平均增速,这些都显示在结构调整过程当中,服务业、高新技术、装备制造和消费等方面都存在新的增长点,为金融行业的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在新常态下,政府大力放权,市场活力得到进一步释放。以企业登记制度改革来看,2014年前三个季度,新登记注册的市场主体就有920个,新增企业数量比去年增长60%以上。对于金融机构而言,能不能适应新常态,能不能在新常态中取得新一轮高速发展,还是取决于自身改革的力度、自身业务转型的力度。

话题二:资产负债业务管理面临哪些挑战

张新英:银行业务增速下降和盈利增长放缓也将成为常态。过去主要依靠货币扩张和大企业、地方政府投资以及房地产等行业扩充银行资产负债表的光辉岁月很难重现。从数据看,2010年到2013年,上市银行总资产增速从18.2%下降到9.3%,净利润增速从33.3%下降到12.8%。银行需要尽快改变过去的思维模式,努力实现速度、质量和效益的有机统一。目前,银行业资产业务过于偏重传统信贷业务、信贷业务偏重于传统行业的问题较为突出。

周昆平:一是目前中资银行大多数设有财务部和资产负债部,财务部是管资本的,但是它可能缺乏战略导向,经常会发现我们在利润与资产负债两方面非常为难,而外资银行基本上没有资产负债管理部,而是在财务部下面设有一个资产负债委员会,这样就比较好协调。未来的商业银行是资本约束战略导向,如果将两个部门分开设立的话,两个部门的目标都不一样,实际管理中将会出现很多问题。二是目前中资银行的资产负债管理缺乏科学的定量分析,比如数量、结构、期限、区域等如何摆布才能更好地权衡风险和收益?临界点是多少?外部环境变化对风险收益的均衡的影响是多少?所以说中资银行在细节上的分析非常少。而外资银行在资产负债管理上追求动态策略的转变,而且资产和负债是匹配的。不仅如此,外资银行还要将负债的机会成本加到业务部门去,从而导致其不可能像中资银行这样投资。因此我认为未来中资银行要向这方面去转变,要充分利用资产负债管理模型以及动态财务管理模型等工具,使这些工具成为管理中的主要工具。

徐亮:对于中小商业银行来说,对风险的科学定价是在未来利率市场化改革进程加深后,能否生存的最基本技能。很多中小银行对风险计量结果的应用水平和认识水平与大行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有的甚至是跨时代的差距。在市场竞争中,不能实现对每个客户各种成本(包括资金成本、税费成本、风险成本和资本成本)的科学计量和分摊,就不能够找到对该客户定价的谈判底线,就无法实现对客户的差异化科学定价,这是未来中小银行生存发展面临的最重要瓶颈。

徐明圣:第一,资产负债的外延在新常态下将会有所扩展和创新。实际上从央行货币政策调控趋势也可以发现这样一个现象,过去央行主要是侧重于调控货币供应量,而现在更加关注社会融资规模。对于商业银行来说,随着社会融资渠道和工具的多元化,我们的资产负债业务、外延客户、表内表外科目都会出现很多新的内容,引发很多创新,这跟央行的总体调控思路是一致的。第二,在“新常态”背景下,“存款是立行之本”的经营理念依然适用,但银行追求存款规模更为看重存款背后所对应的核心客户,有了稳定核心客户之后才有可能进行深度的挖掘,进而拓展多元化、综合化的金融服务。第三,在“新常态”下,同业竞争间的不平衡会进一步加剧,原因在于银行在新业务资质获取上的差别会影响不同银行在业务创新、多元化经营方面的发展空间。这是一个客观性的现象,个体银行无法规避。第四,渠道的线上线下互动会成为常态,这种现象在中小银行群体会表现得更为明显。民生银行、平安银行等2013年开始利用直销银行、社区支行的服务弥补物理网点不足在市场竞争中的劣势,已经取得一定成效。

朱晓洁:作为一家中小银行,南京银行一直认为负债多元化以及存款的稳定性和存款规模对银行是非常重要的。从资产负债管理的角度来说,国外已经从负债管理模式走向资产管理模式或者说资产负债管理模式,而从国内银行来看,目前仍停留在负债管理模式。对于银行来说要承担多方面风险,其中流动性风险对于中小银行来说,可以说是非常关键的。为什么银行要吸收存款,关键点就是成本的问题。目前商业银行利润的主要来源是一块垄断的利差,而这一方面来自于存款,另一方面来自存款成本的锁定。随着利率市场化放开以后,银行利差会越来越窄,将会导致银行竞争更加激烈。

话题三:资产负债业务如何适应“新常态”

刘彪:商业银行如何围绕国家发展战略转变自身工作方式呢?第一,在建立创新型国家和创新型企业的背景下,商业银行应如何进行自身的创新?这种创新不是单纯创新一些眼花缭乱的产品,而是要将金融创新真正服务于实体经济、服务于创新型企业。第二,应该依靠哪些主要力量呢?“新常态”下我国发展所依靠的主要力量是民营经济、私营经济、个体经济,实际上就是我们现在所称的小微企业。未来发展的趋势必然是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相结合,一家小微企业发展得好坏,除了它自身的努力外,商业银行一定要在发展过程中发挥重要的选择、培育、支持作用。因此,今天面对新常态新形势,国家主要解决的是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而商业银行无论是资产业务还是负债业务,如何围绕国家发展战略的转变来及时调整自己的工作将显得尤为重要。

宗良:面对“新常态”商业银行如何进行创新?一是利率市场化,有机遇也有挑战。二是人民币国际化,这方面是一个重大的战略。从世界各国的情况来看,多数以外币为主导的对外开放基本上都是失败的。鉴于此,中国资本市场应该以人民币为主导,走以本币为主导的对外开放路线,最后才能取得成功。三是全球化的创新。中国对外开放新格局可以概括为:一轴——以中美关系为主轴,形成新型大国关系;一区——建立亚太自贸区,将亚洲与太平洋区域合为一体;“一带一路”的国家整体布局,整个对外开放格局就显现出来了。“一带一路”战略在党中央和国务院的推动下,在国际大背景不利的情况下,使我们未来能够以制定国际金融规则标准为抓手,在国际金融市场享有更多话语权。

鄂永健:推动资产负债配置和管理实现五个转变:第一,资产配置从贷款为主转为表内外全资产配置。要将资产配置的视角从信贷市场拓展至整个金融市场,以“大资产管理”的思路,通过打通信贷、投行、理财等业务的区隔,积极拓展跨境金融、证券化、结构性融资等新型业务,统筹发展表内外资产业务。第二,从狠抓低成本核心负债转为低成本核心负债和主动负债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在存款增速放缓、同业等主动负债快速发展的大趋势下,应市场变化,适度提升主动负债占比,充分发挥主动负债作为除存款之外的重要资金来源的作用。第三,从“以存定贷”转为信贷业务“以存定贷”和类非信贷业务“以资产定负债”并行。短期内,结合存款偏离度和存贷比要求,坚持“以存定贷”,保持合理适度的贷款增速,确保存贷比不超标。第四,贷款定价从目标论转为注重过程管理和长效机制建设。贷款定价需要精细化管理,需要有明确目标,但更要认识到,息差更多的是业务经营的结果,是战略和策略的产物。第五,低成本核心负债策略从重考核转为注重商业银行模式创新。在信贷资源相对紧缺的情况下,应对大、中、小型企业及个人实行“主办银行”制,大力发展结算、清算、托管等低成本负债。

朱晓洁:从资产上来说,一是降低资本消耗,发展直融业务和资产证券化业务,把资本消耗降到最低;二是提高资产周转率。资产端方面,在既定规模范围之内,提高资产周转效率,增加收益。负债端方面,要求商业银行负债结构多元化、稳步增加存款的规模、控制负债的成本。目前负债的成本面临两方面问题,一方面是主动负债的成本如何管控的问题,另一方面是目前存款在逐渐分化,我们存款有一部分是本金存款,有一部分是市场利率挂钩比较密切的存款,比如说保本理财、结构性存款等,对于这类存款,我们采取控规模的方式来控制成本。三是推动增加效益,增效益将会促使银行不断调整结构,不断优化创新,维持和增加银行的效益与利润。

蒋卫平:关于负债端成本的上升,面对负债的比例被限制这样的现实情况,也确实影响了商业银行的资金来源,因此解决负债成本上升是中小银行的一大课题。商业银行未来应该从以负债为核心的战略和策略逐步转变到以资产端为核心,将主要的关注点转移到资产端。我们走访了台湾地区已经完成利率市场化的银行,他们的经验启示我们,在利率市场化过程中,银行通常就是将关注点从负债管理转移到资产管理上,这或许是我们未来可以探索或者发展的一个方向。

姜宝军:应对“新常态”挑战的策略将体现为以下七大方面:一是适应低增长率,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规模想要保持过去的高速增长基本不可能,利润翻番难度也比较大,同时还要面对不良率上升的压力。虽然在调整结构后投向新兴行业,但低增长率的总趋势不会变。二是负债波动性加大,受利率市场化、互联网金融等一系列冲击,商业银行存款波动性增强,对流动性管理提出更高要求。三是利差收窄,利率市场化的不断推进将使利差收窄,从而进一步加剧金融业之间的竞争。四是资产负债之间的错配加剧,包括期限错配、久期错配以及资产风险的加大,会进一步增加商业银行的资产管理难度。五是表内业务表外化发展,这也是西方银行业发展的基本趋势。六是为了改变资产负债结构,资产负债需要证券化,商业银行应主动负债,主动走向金融市场,因此资产负债证券化也是商业银行新的趋势。七是全球化发展,随着中国企业“走出去”步伐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趋势加强,需要商业银行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资产负债。本文原载于《中国银行业》杂志2015年第1期。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台湾金融分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