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金融分析联盟

【差异】大小银行投资策略分化

城商行研究 2019-05-14 14:37:44



文章来源:中国证券报


【导读】券商分析人士认为,未来随着货币政策基调的转变及经济形势的变化,监管层对于理财业务相关监管措施的落地、执行等,将会对银行理财投资策略尤其是投资结构产生较大影响。


非标资产仍是表外理财的主要投资标的之一,但相关调整落地后意味着在MPA体系内无论信贷资产在表内或表外,在监管上的要求差别不大,商业银行通过非标投资形式把表内业务转移至表外来规避监管的需求也将大幅减少。这将推动商业银行不断改变表外理财资产配置和业务管理模式。


  普益标准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三季度末各银行类型理财资金委托外部投资在该类型总存续规模中的资金平均占比为12.77%,按目前常规的四大类型银行来划分,国有银行委外占比最低为8.03%,股份制银行委外占比9.73%,城市商业银行委外占比为24.86%,农村金融机构委外占比高达49.68%。


  多位国有大行人士表示,预计今年大型银行理财资金投资策略会逐渐从以自营为主,逐步转向自营和委外并重。与大银行加码委外不同,城商行、农商行等由于牌照不全、投资能力等因素制约,在权益投资方面仍将面临严格监管。


普益标准研究员丘剑军表示,中小型银行因资金成本高、资管专业人才缺乏等限制,要实现规模的跨越式扩张,只能加大与外部机构合作力度,资产端利益被迫让渡出部分给外部机构,理财业务收益被压缩。一季度表外理财纳入MPA考核体系,银行理财业务纳入监管,规模增速受限已成定局。对于委外需求较高的城商行、农商行而言,受限于广义信贷增速不得超过M2增速22%的限制,理财业务规模增速被套上了“枷锁”。理财业务规模增速达到上限后,中小型银行理财业务或面临“薄利”之后无法多销的困境。


  丘剑军表示,这就倒逼中小型银行进行一系列调整:一是放缓委外业务扩张,在理财业务规模上限范围内,通过提高自身资产管理水平提升理财业务收益水平;二是减少负债端利差让渡水平。其中,放缓委外业务扩张速度符合健康长远发展的诉求,因此,2017年委外业务高速增长局面将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稳步上升甚至短期内的规模萎缩。而对于收益的让渡,MPA也有一定的限制。MPA会就利率定价行为进行具体考查,特别是对不理性利率定价行为作出甄别,并进行评估,这就意味着加强对银行负债端的监管。


Copyright © 台湾金融分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