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金融分析联盟

商业银行发展证券化业务几点思考

读懂ABS 2019-07-06 19:54:30


点击上方读懂ABS,加入ABS共学!
导读:

资产支持证券是海外资本市场的重要产品,据统计,美国各类证券化产品年发行量占证券总发行规模的1/3。截至 2017年底,我国资产支持证券发行总额达 3万亿元,其中2016年、2017年发行量分别约9000亿、1.3万亿元,年度发行量较此前十年(2005-2015)发行量总和还多。尽管如此,我国资产支持证券的市场发行量占比不足5%,仍拥有巨大发展空间。

文 /彭红彬 

湖南三湘银行投行事业部业务总监


从证券化市场发展经验看,银行在市场中扮演重要角色,不仅是重要的发行人之一,往往也是投资人、承销机构。但我国证券化市场,由于发展历程曲折,目前参与信贷ABS的银行仅30多家,另外,企业ABS方面,相较于交易所产品的先行先试、券商的高活跃度,商业银行参与度不高,声音寥寥。


从商业银行自身发展角度看,随着近年来利率市场化的深入发展,银行负债端成本持续上涨,再加上持续了5年的简单粗暴同业扩张模式的终结,银行业经营的外部生态环境正在发生巨大变化,银行资产负债的精细化管理、集约化发展成为大势所趋。资产证券化业务的开展,对银行资负管理、中收业务乃至经营方式有着显著改善作用,发展正当其时。


面临快速发展的证券化市场和参与度不高的现状,目前商业银行开展证券化业务面临哪些问题?发展出路何在?值得银行从业者探讨。

 

一、商业银行参与证券化业务的困难和问题


认识有偏差,银行内在动力不足过去几年同业扩张模式下,各家银行尤其是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处于“跑马圈地”状态,做大负债、做大资产是银行主要经营目标,资产负债的集约化管理需求并不迫切,资产证券化业务并未提到银行决策层的重要议程。此外,操作层面,商业银行内部开展ABS业务呼声虽多,但与债券、非标等现有业务相比,ABS项目专业性强、操作复杂,项目收入却并没有明显优势,一线营销部门也缺乏营销动力。


银行资源优势不能得到有效发挥。银行现有投行业务以“总行组织管理、分支机构营销落实”为主,营销体系庞大、客户基础深厚,并具有资金优势。但ABS业务由于资产多样、结构复杂,多数银行仅开始尝试ABS业务,尚未形成标准化的产品和流程。以银行间ABN市场为例,2017年兴业、中信、南京等15家银行参与主承销,但平均每家银行仅主承销2只产品,最高也仅主承销3-4只产品,业务流程难言达到标准化操作。该情况下,银行分支机构营销难度、承做难度高,难以对业务开展形成有效支撑,有时甚至还成为制约。


人才储备和激励机制不足ABS专业人才随着近几年市场的蓬勃发展变得稀缺,而多数银行缺乏相应人才积累,且缺乏良好的激励机制吸引人才,对业务开展造成较大制约。


此外,证券公司在ABS市场先行探索并逐步积累业务品牌,银行在业务品牌上处于劣势。
 

二、可行的业务思路


笔者认为,针对上述问题,银行从全行战略角度发展证券化业务,以产品建设、品牌建设和能力建设为核心,着力实现规模化经营、流水化作业,是参与证券化市场的开展可行之路。


统一认识,将证券化提到全行经营战略高度。准确理解证券化业务、统一认识是银行真正做大证券化业务的前提。笔者认为,从银行角度看待ABS,应至少包括三个层次,银行可在这些层次上考量业务目标及规划。第一,ABS作为一种投行产品,为客户提供融资同时,也可根据客户需要在资产管理、财报优化、经营转型、市值管理、品牌提升等方面提供附加价值。第二,ABS作为一种业务模式,可与银行传统贷款、贸金业务、投资并购业务产生协同,改造银行现有业务,也可与相关的信托、托管、资管、投贷联动等牌照协同。第三,ABS更是银行的经营策略,同业扩展模式终结后,银行将进入差异化发展关键时期,银行能否将证券化应用于银行经营,优化表内外资产、负债管理,优化财务指标,提高套利交易价差和中收水平,提升银行品牌和市值。


结合资源禀赋建立模式、打磨产品,为业务提供支点。结合自身资源禀赋和产业实际需求,对证券化业务和产品进行设计。对于缺乏相关业务经验的银行,可利用银行资金优势,从ABS投资入手、以投促融,打好生存战,具体建议以小额资金、跟投为主,吸引客户和合作伙伴,培养ABS业务能力、提高市场参与度。对具有一定经验的银行,可重点发展撮合业务,做好客户分层,以大客户、单笔金额较大业务为主,提高承销业务收入,站稳脚跟。对于已具一定业务规模的银行,可结合本行优势行业和客群(如贸易金融、地产等),灵活运用代理模式、PRE-ABS、储架发行等证券化技术,建立可流水化作业的交易型业务,提升在证券化市场的品牌。


疏通作业流程,打造集资产生产和出售于一体的ABS业务工厂。从系统工程角度梳理证券化作业流程,理顺总行投行部门和资产生成部门(如贸金部门、互金部门)、资金部门的权责分工,理顺总行投行部门和分支机构的协作,梳理授信审批、资产定价、资产生成、证券化、出售各环节的操作,实现批量化授信、精细化定价和流水化作业,打造证券化业务工厂。随着业务开展,逐步优化调整组织架构、人力支持和激励机制等各方面配套支持。做好资产的生产、打包、证券化、销售,做好客户分层。
 

三、几点行业实操建议


1、地产融资。在中央“房住不炒”精神下,房企融资渠道受监管限制变窄,融资需求旺盛,可接受成本较高。而资产证券化市场,目前可为房企提供购房尾款ABS、物业租金ABS、供应链ABS、CMBS、REITs等多种融资产品,融资渠道相对畅通。地产项目单笔规模往往较大(购房尾款平均5-10亿元,CMBS、REITs平均20-30亿元),创收较高,值得未来重点参与。以REITs、CMBS为例,据统计,截至2017年末,二者近五年累计发行约1500亿元,其中仅今年发行约1000亿元。业务难点在于监管松紧度变动较快,银行需要保持政策敏感度,并及时做出调整。


2、贸易金融我国贸易融资市场空间较大,2016年末,我国工商企业应收账款20万亿以上,其中仅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收账款余额为12.6万亿元,过去5年间达到10%的平均增速。但由于缺乏核心企业支持等多方面原因,贸易融资诸多问题仍然难以解决,也引发证券化市场一些探索。以民生银行“安驰”系列、浙商银行“池融”系列、江苏银行“融元”系列为代表的供应链ABS,基于贸易、工程等各类应收账款资产,实现了ABS的储架发行。其特色在于,一是银行主导,通过信用证、付款保函、银承汇票等方式,实质性引入银行信用,二是通过代理方式,一次注册100-200亿元额度、分次发行,降低操作成本。目前,郑州银行、盛京银行等多家银行也在尝试。


3、大消费、汽车、租赁行业自身发展前景较好,且相关细分行业如消费分期、汽车贷款、设备租赁均与金融密切结合,蕴含一定投融资机会。银行可多维度介入其产业链,一是前期以资金方角色,参与资产生产和风控过程,二是开展交易型ABS业务,将上述资产打包组合实现证券化出售,获取交易价差,三是也可参与股权投资、并购等产业机会。


此外,一带一路沿线地域和相关产业、银行表内信贷资产证券化等方面业务潜力也较大,值得探讨。


本文摘自丨自媒体商行ABS杂谈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台湾金融分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