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金融分析联盟

商业银行国际化发展战略

银通智略 2020-06-05 07:49:08

全球银行业国际化发展现状

9月23日,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AIF)携手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IMI)共同发布银行国际化指数(Bank Internationalization Index,简称BII)。2016年全球银行业出现收缩调整,BII得分由2015年25.73降至25.36,发达国家银行BII均值为35.69,高出发展中国家银行BII均值2倍有余。表明全球银行业国际化呈调整态势,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银行差异显著。

(一)全球银行业的国际化

图1 历年全球银行BII均值

全球银行业BII分值近十年均在23-26间波动,自2009年金融危机影响逐渐显现并蔓延以来,国际化水平有所下降,近两年逐步回升。本报告BII分值以境外资产积累、境外经营成果、全球布局情况综合而成,欧美国家跨国银行多在20世纪80年代全球国际化浪潮澎湃之时大规模开展跨国活动,进入21世纪国际化水平趋稳,且受到近年全球经济低迷的影响国际化战略有所调整或收敛;新兴经济体正蓬勃发展,银行的跨国经营正处于探索阶段,有上升趋势却也易受全球经济环境的影响而出现较大波动。两者综合,使得国际银行业的国际化水平多在中等区域徘徊并随全球经济起伏而波动。

(二)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银行国际化差异明显

发达国家银行和发展中国家银行国际化水平有显著差距,发达国家银行BII分值基本是发展中国家银行的4倍,但差距在逐年收窄。根据BII测评体系,发达国家银行得分始终在30分以上,发展中国家银行BII分值近三年刚刚超过10分。从国际化水平来看,发达国家银行国际化探索早、水平高,短期内不会被发展中国家银行超越;从国际化发展来看,发达国家银行BII基本持平不变,发展中国家银行BII持续攀升,反映了近十年来不断扩大的国际化脚步。

图2 各国银行BII均值情况注:图中蓝色柱为发达国家银行2016年BII均值,红色柱为发展中国家银行2016年BII均值。纵轴各国/地区/组织名称后数字表示参评银行数目,其中“中国(4)”代表中国四大行BII均值,“中国(10)”代表中国全部10家参评银行BII均值。

发达国家银行中以欧洲银行业国际化水平为最,发展中国家银行国际化水平相距较近,金砖国家平均BII分值达10.38。欧洲银行业2016年平均BII为44.63,显著高于世界其他地区,优异的国际化表现得益于欧洲各国紧密的地理与经济联系,以及早期银行业的先发优势。发展中国家银行来自巴西1家、俄罗斯2家、印度4家、中国10家、南非3家,除中国选取了5家大型商业银行与5家股份制银行外,其余4个国家均选择了当地规模名列前茅的商业银行,各国大银行国际化水平相近,表现尚佳。

(三)系统重要性银行引领全球银行业国际化发展

参与BII评分的系统重要性银行共26家,来自11个国家,非系统重要性银行共23家,来自9个国家,其中,中国有4家银行属于系统重要性银行、6家银行属于非系统重要性银行。

图3 系统重要性银行与非系统重要性银行BII均值对比

系统重要性银行国际化水平始终居于高位,十年来BII分值大多维持在非系统重要性银行的2.5倍左右。系统重要性银行中除中国的4家银行外,均来自发达国家且国际影响力深远,悠久的国际化历史奠定了这些银行较高的国际化水平。而在本期报告中,非系统重要性银行里亦有来自发达国家的跨国银行,它们虽未进入G-SIBs名单,国际发展却依然可观,因而平均水平相比发展中国家银行仍高出0.5-1倍,但国际化上升趋势不甚明显。

图4 各国系统重要性银行与非系统重要性银行BII均值情况注:图中蓝色柱为系统重要性银行2016年BII均值,红色柱为非系统重要性银行2016年BII均值。纵轴各国名称后数字表示参评银行数目,其中“中国(4)”代表中国四大行BII均值,“中国(6)”代表中国非系统重要性6家参评银行BII均值。

系统重要性银行中,西班牙(西班牙国际银行)国际化表现优异,德国、瑞士、瑞典、荷兰4国银行BII分值超过英美两国,非系统重要性银行中,加拿大、新加坡银行国际化水平最佳。中资银行是唯一进入系统重要性银行的发展中国家银行,虽然全球影响力较其他发展中国家银行获得了更进一步地认可,但中资银行的BII平均分值距离其他发达国家银行尚有不小差距,仅为前一名美国6家银行平均BII的一半。非系统重要性银行中,加拿大与新加坡银行的BII表现显著地优于其他国家银行,接近第三位俄罗斯两家银行BII均值的2倍。此情况,于加拿大银行业而言,这与其在欧美的广泛布局与深入发展有关;于新加坡银行业而言,是其亚洲业务卓有成效的表现。

(四)不同类型银行2016年BII排名

表1 不同类型银行2016年BII排名(部分)

BII排名

全球银行

系统重要性银行

非系统重要性银行

1

渣打银行

67.46

渣打银行

67.46

加拿大丰业银行

39.01

2

西班牙国际银行

56.36

西班牙国际银行

56.36

华侨银行

31.82

3

汇丰集团

55.37

汇丰集团

55.37

蒙特利尔银行

30.35

4

瑞士联合银行

54.71

瑞士联合银行

54.71

大华银行

30.03

5

德意志银行

54.47

德意志银行

54.47

星展银行

25.61

6

瑞典北欧联合银行

52.16

瑞典北欧联合银行

52.16

南非标准银行

20.62

7

花旗集团

51.77

花旗集团

51.77

巴罗达银行

18.14

8

瑞士瑞信银行

51.38

瑞士瑞信银行

51.38

俄外贸银行

17.45

9

荷兰国际集团

49.97

荷兰国际集团

49.97

印度银行

15.18

10

法国兴业银行

42.93

法国兴业银行

42.93

澳大利亚联邦银行

14.25

BII排名

发达国家银行

发展中国家银行

中资银行

1

渣打银行

67.46

中国银行

26.62

中国银行

26.62

2

西班牙国际银行

56.36

南非标准银行

20.62

中国工商银行

15.96

3

汇丰集团

55.37

巴罗达银行

18.14

中国建设银行

8.25

4

瑞士联合银行

54.71

俄外贸银行

17.45

交通银行

8.12

5

德意志银行

54.47

中国工商银行

15.96

中国农业银行

5.37

6

瑞典北欧联合银行

52.16

印度银行

15.18

中信银行

3.92

7

花旗集团

51.77

俄储蓄银行

13.35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

2.95

8

瑞士瑞信银行

51.38

南非莱利银行

12.17

招商银行

2.63

9

荷兰国际集团

49.97

第一兰特银行

11.51

光大银行

1.43

10

法国兴业银行

42.93

印度国家银行

11.46

广发银行

1.01

注:花旗集团、加拿大丰业银行、俄外贸银行、俄储蓄银行2016年数据有缺失,但其前几年数据较全,本表对其BII值进行了合理预测。

2016年全球银行BII分值前十名均为发达国家银行与系统重要性银行,且基本来自欧洲地区;发展中国家BII前十名中印度、南非各有3家,中国、俄罗斯各有2家。拓展至全球BII前20名银行,均为发达国家银行:其中,法国占有三家,英国、美国、日本、加拿大、新加坡各占有两家。发展中国家在前50%的排名(即前25名)中仅有中国银行一家占据第21位,南非标准银行、巴罗达银行、俄外贸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则进入了排名前30位,除中国银行与南非标准银行外,其余发展中国家银行2016年BII分值均在20以下。

中资银行国际化发展现状

国际化不仅是银行业应对国内外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的客观要求,也是服务开放型经济体系建设的必然选择。在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制约业务增长空间的同时,“走出去”、人民币国际化等国家战略的实施,为中资商业银行的国际化带来了巨大的发展机遇

在全球经济进入后危机时代,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金融体制改革稳步推进的背景下,国际化已成为国内银行业转型发展的潮流。根据银监会统计,2015年末,已有22家中资商业银行在59个国家和地区设立机构。

(一)国际化发展成为必然选择

国际化不仅是银行业应对国内外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的客观要求,也是服务开放型经济体系建设的必然选择。在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制约业务增长空间的同时,“走出去”、人民币国际化等国家战略的实施,为中资商业银行的国际化带来了巨大的发展机遇。

首先,由于我国对外贸易和投资在全球范围内的快速发展,为中资商业银行国际化经营提供了丰富的业务资源。历经近40年改革开放,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全球第一贸易大国和第二对外投资大国,与近200个国家和地区发生贸易投资往来。2016年,我国货物进出口总额3.69万亿美元,比2008年提升了44.14%;外汇储备3.01万亿美元,比2008年提升了54.36%;对外直接投资额1701亿美元,比2008年提升了204.29%。

其次,人民币国际化的加速推进,使中资商业银行在人民币海外结算和融资领域取得竞争优势。2009年7月,国务院对上海市和广东省4城市与港澳及东盟的货物贸易试点人民币结算,迈出人民币国际化的第一步。2015年,人民币成为全球第三大贸易融资货币、第五大支付货币、第五大外汇交易货币。2016年10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正式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

第三,监管部门间的国际合作,为中资商业银行“走出去”营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到2016年末,人民银行在23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人民币清算安排,并与36个国家和地区的货币当局签署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协议总金额3.35万亿元,支持人民币成为区域计价结算货币。同期,银监会与67个国家和地区的金融监管当局签署了双边监管合作谅解备忘录和监管合作协议。

(二)中资商业银行国际化历程

中资商业银行国际化起步较晚,2008年以来,各主要商业银行不断探索国际化路径,加快了发展步伐。其中,中国银行将成为“在全球化进程中优势领先的银行”,写入发展战略总体要求,工商银行以构建商业银行业务为主题、跨市场的金融服务体系为目标,交通银行则将国际化作为“两化一行”战略的重心。

到2016年末,各主要中资商业银行均已至少在除中国大陆外的1个国家和地区设立机构。其中,中国银行继续领先,海外网络覆盖51个国家和地区;工商银行在27个国家和地区新设机构,增量列主要上市银行第一;交通银行2016年实现伦敦、卢森堡、罗马、巴黎等4家境外机构相继开业,并完成巴西BBM银行收购交割;中信银行新增覆盖国家和地区6个,增幅居主要上市银行首位。

2008-2016年间,主要中资商业银行海外资产规模均有显著增长,占比提升最高的是工商银行,达5.7个百分点,建设银行、中信银行、交通银行和农业银行则分别为5.06个、4.73个、4.62个和3.32个百分点。同期,海外业务利润也不断提升,占比提升最快的为中国银行,达28.41个百分点,交通银行、中信银行、工商银行和招商银行则分别为7.07个、5.07个、3.06个和1.9个百分点。

目前,中资商业银行已建立起覆盖各大洲和重要国际金融中心的人民币服务网络,海外服务能力快速生成。中国银行跨境人民币结算量和清算量保持全球同业第一;工商银行开办“一带一路”80个新兴市场国家币种外汇买卖业务,私人银行业务覆盖22个国家和地区;交通银行成立资产托管、金融市场、资产管理业务香港分中心,推动事业部业务向海外延伸;招商银行离岸客户贷款增长67.14%。

中资银行国际化案例:浦发样本——境内外协作模式破解

近几年中资银行普遍将国际化写入战略布局,并从去年开始步伐逐步加快。

在中资银行国际化进程中,香港通常被作为第一站。香港地区的中资银行系金融机构是观察银行国际化布局的一个观察窗口。

数据显示,香港市场上中资背景银行分支机构的市场占有份额在2006年15.6%,2016年增至32%,2017年或将达到42%,且可能很快超过50%。而其中较早进入香港市场的银行系分支机构逐步走出初始布局阶段,开始进入发展期。目前已有多家国有大行的境外机构对全行贡献度超过10%,股份制银行境外分支机构的数量和利润也开始明显增长。

与国内银行同质化的激烈竞争不同,香港地区是完全的市场化,中资银行在香港的发展可以千行千策。中资银行国际化业务的做法依基因而异,但在业务分布与合作上同样具有许多共性。

1、“商行+投行”业务布局

先看构成,目前浦发银行旗下的国际化布局主要在6家机构,香港分行、浦银国际、上投摩根(香港)、上信香港、新加坡分行、伦敦代表处(正在申设分行)。除去伦敦代表处和今年4月刚开业的新加坡分行,其余都设在香港。

业务分布方面,香港分行主要发挥商行功能,加载公司、金融市场、私人银行业务。浦银国际主要发挥投行功能,加载围绕IPO的投行、PE股权投资、资产管理业务。上投摩根和上信香港分别是浦发银行集团下上投摩根基金和上海信托的香港子公司,在业务方面也有一定联动。

四家在港机构香港分行最早设立,香港分行的市场切入点是总行擅长的公司金融和投行,第二步切入金融市场业务。2016年浦发总行在零售领域加大投入,香港分行也在2016年启动私人银行业务。

在香港的内资银行分行不宜追求业务的竞争,应该在市场化体系下发挥自身的专长,并在其它领域抱团合作。香港分行的私行业务主要与公司和投行的业务优势结合。

浦银国际的扮演角色主要是境外投行。对此,浦银国际总经理贾红睿介绍,作为银行在“股、债、贷”融资体系中的唯一股权牌照,围绕IPO的保荐、跨境兼并收购、股权与债务融资以及财务顾问等“大投行”业务是其业务重点。

其次企业和个人在全球化资产配置需求中产生的大量资产管理业务需求也主要加载在浦银国际,通过受托管理资产和自有资金开展PE股权投资业务,通过投贷联动,提高综合回报。

浦发银行再次对浦银国际进行增资,24.95亿港元增资计划已于今年4月底通过董事会决议。

2、协作模式:联动+反哺

浦发银行香港分行重视与总行联动,但不过度依赖。到2016年末实现的1361.78亿港元总资产中,与浦发银行的联动资产为325.56亿港元,其余大部分是通过开拓本地业务而来。

一方面,香港分行各部门是总行业务部门的延伸,与境内分行之间建立联动机制,例如公司业务部下设公司业务一、二、三部,分别与境内各分行对接,对于合作成功的项目,对境内分行有相应的激励制度。

另一方面,香港分行已经有一定发展的公司和金融市场业务可以反哺总行,将香港客户的境内业务推荐给境内分行。

不久前刚刚完成H股上市的国泰君安IPO是一个境外机构联动的案例。

此次国泰君安上市以165亿港元募资成为今年以来香港资本市场最大融资规模的IPO。在其香港上市过程中,浦银国际是四家联合保荐人之一,并同时担任联席全球协调人、联席账簿管理人及联席牵头经办人。

同时香港分行的私人银行业务也围绕该项目推出私行产品,参与了该IPO项目的新股认购。中资银行的境外分行与其他境内分行不同,其同时具备总(一切独立运行)、分(没有独立法人)、支行(既在业务第一线又要运筹帷幄)的特点,除了没有独立的法人地位以外,其他方面都有特殊性。

另外,从资产负债管理的角度,境外分支机构可以调节汇率波动的影响。对于成熟的银行来说,当境外贡献达到40%的时候,全球市场无论怎么波动都能使母行保持平衡。目前香港分行的贡献度还不到10%,作用还未完全体现,当海外业务部分呼应总行各条线达到10%的时候就能够产生一些化学反应。

继新加坡分行之后,浦发银行正在推进将伦敦代表处升格为分行。未来境外分行之间在银团贷款、债券承销、并购融资、外汇交易等领域都将密切合作。



免责声明:我司尊重原创作者版权,除我司原创和无法确认作者外,我们将在文章末尾标注作者和来源。文章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公众号联系删除,非常感谢!


关于银通智略


银通智略为商业银行的业务开展提供信息服务、研究咨询、会议培训等服务,涉及宏观经济、行业研究、风险控制、公司业务、投资银行、战略管理等多个领域。银通智略力求理论与实践的结合,通过专业的顾问服务设计解决方案,辅助商业银行竞争力的提升。


订阅账号  搜索“银通智略”

业务咨询专线:010-59105258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台湾金融分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