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金融分析联盟

人物丨百位深圳改革人物刘自强:中国首家上市银行的创办人

自媒社 2019-05-11 10:48:21

ABSTRACTS

刘自强


深圳发展银行是深圳经济特区金融创新的重要试验之一,在促进深圳乃至全国金融体系发展、培育本地法人金融机构等方面做出了先行试验与探索。刘自强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从筹备组负责人到董事长,刘自强是组建方案的起草者,主导设计内部规章制度,对计划经济下的银行内部治理方式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为“深发展”的快速成长奠定良好基础。

19个改革人物故事



深圳市中心地段深南大道旁矗立的邓小平巨幅画像对面,有一幢外形酷似帆船式的高楼,这里曾经驻扎着新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家股份制银行深圳发展银行的总部。



自2012年与平安银行完成合并后,“深发展”这个名字已经悄然隐入历史,但作为一个时代符号,它是每一个想要探知深圳经济特区金融改革拓荒历程的人都不应错过的一页。


作为深圳经济特区金融创新的重要试验之一,“深发展”是在敢闯敢试、勇于突破的特区人悉心栽培下萌芽与成长起来的,而历任“深发展”筹备组负责人和银行代行长、董事长、总经理等职的刘自强,更是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



他不仅起草了“深发展”的组建方案,参与具体筹备工作,还主导设计了“深发展”银行内部规章制度,对计划经济下的银行内部治理方式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为“深发展”的快速成长奠定良好基础。


01

起草“深圳信用银行”组建方案

|参与筹建国内首家地方性股份制银行|


作为改革开放以来第一家地方性股份制银行,深圳发展银行诞生于国营企业股份制改革的大背景下。


在经历了从扩大企业自主权到放权让利的各种经营责任制的两轮成效甚微、局限性明显的国营企业改革后,深圳在综合考量自身情况、借鉴特区内其他性质企业组织方式的基础上,提出了以股份制改造国营企业的改革出路。


1986年10月12日,深圳市政府正式出台了《深圳经济特区国营企业股份化试点暂行规定》(简称“暂行规定”),成立深圳发展银行是规定出台后的第一次试验。


80年代中期,随着特区经济的飞速发展,各方面对资金和金融服务的需求也成倍增长。


除了改革国有专业银行、引入外资银行外,打破垄断经营,发挥竞争机制,拓展更多融资渠道的任务摆在了特区决策者面前,培育本地法人金融机构成为不二选择。


1986年八九月间,时任深圳市委书记、市长李灏提出建设一家为特区经济提供金融服务的股份制银行的想法。


市委、市政府经过调查研究,并征得人民银行初步同意后,决定对本身就是由农民入股形成的农村信用社进行股份制改造,于1986年10月16日成立了由市财金办、体改办、特区人行、深圳农行几方面参加的深圳信用银行筹备组。


体改办指派参与起草过“暂行规定”的刘自强与另外两位同志参加筹备工作,刘自强担任筹备组组长。


▲ 1987年,深圳当地21家农信社合并成立为“深圳市联合信用银行”,后改名为“深圳发展银行”


1984年底,刘自强从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硕士班毕业,被分配到农业银行深圳分行工作,一年后被借调到深圳市体制改革办公室,参与“经济体制改革”大命题的细化研究,其中就包括国营企业股份化改革这一课题。


按照市里改造农信社的设想,结合之前参与“暂行规定”起草工作的经验,刘自强拿出了以特区内外21家农信社为基础组建股份制“深圳信用银行”的建议方案。


提出了提高社会上个人分散持股比例,限制公有股一股独大的设想,希望借股权分散发挥广大股东对这家初生银行的约束作用,防止过往国有控股为主情况下企业存在的例如体制僵化、活力不足、行政色彩浓厚等诸多问题。


时至今日,这一想法依然是大胆且超前的。


 深发展大厦奠基仪式


经过数个方案的对比和多次论证,筹备组决定以刘自强的方案为主,吸收其他方案的意见,提出了“深圳信用银行”筹建方案并报市政府通过。


经人民银行同意后,筹备组开始了草拟章程、办理报批手续、组建团队、动员招股等一系列筹备工作。


1987年2月,刘自强、王健、杨伟东三人通过政府招聘成为即将成立的信用银行首届领导班子成员。


5月,经中国人民银行深圳经济特区分行批准,筹建中的“深发展”向社会公开发行79.5万股进行集资,每股20元。


 “深发展”(0001)是中国股市首支真正意义上的股票


“深发展”的股票严格按照“暂行规定”的要求设计,既不保本也不可赎回,可以说是新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股票。


深圳早年的改革,大多数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下、利用中央赋予特区的试验权先行先试,这也预示着改革的艰辛和曲折,“深发展”的成立也不例外。


就在“深发展”完成首次招股不久后,7月上旬,人民银行总行决定重新考虑信用银行的组建方案。


事实上中国人民银行和农业银行总行对于深圳将农村信用合作社改为股份制银行的构想一直抱有疑虑,一方面是担心特区外农信社股份制改造会影响农信社在全国的布局,另一方面也是受当时姓资姓社争论的困扰、害怕银行引入股份制会导致私有化。


虽然面临重重阻力,但在时任深圳市委书记、市长李灏同志等人的极力争取下,人民银行最终同意批准深圳探索成立一家独立经营、自负盈亏的区域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但为了减少对农村信用社系统不必要的影响,人行要求试点仅在特区内进行,以特区内六家农信社为基础,并且银行名字内不能出现“信用合作”等字眼。


李灏同志和当时主管金融工作的张鸿义副市长等人在经过反复推敲后,认为可借鉴新加坡发展银行经验,建议起名为“深圳发展银行”,得到了中国人民银行的认可。


1987年12月28日,深圳发展银行正式成立。对比日后的一股难求,“深发展”在问世之初经历了相当冷清的局面。


由于公众对股票认识不足,对“这个东西能不能赚钱”甚至“将来能不能回本”都没有特别把握,首次公开发行投资者仅认购了30多万股,筹集到790多万元,还不到目标的一半。


一年后,出于内部发展的需要,“深发展”进行了第一次扩股。为了保障老股东的利益,扩股时老股东优先享有新股的认股权,但由于一部分人不想再掏钱,主动放弃了这一权利。


 1987年12月,刘自强在“深发展”首届股东会上讲话


为了确保扩股计划完成,针对新增股份中剩余部分,刘自强们决定学习香港,采用认股权证的形式对外推销股票。他们先去熟人单位,包括银行、学校、企业,其中市委市政府机关也是重要一站。


抱着让政府部门更加关心“深发展”进一步发展的单纯想法,刘自强们努力说服当时的领导干部买股票,尽量将他们都发展成为“深发展”的股东。


同时为了避免造成一些不良影响,刘自强们还特地设置限额,规定每个人可购买不超过2000股、总额不超过40000元的股票,并将每个人购买数量记录在案。


谁能想到,很多当时稀里糊涂购买了“深发展”股票的人日后都获得一笔意外之财。


02

与市场接轨

|探索银行内部管理新体制|


1987年6月深圳发展银行开始试营业,年底正式挂牌,刘自强出任董事长。


作为第一家股份制银行,“深发展”被寄予探索改革创新银行内部管理体制和治理方式的殷切希望。


在时任市委书记李灏同志“你们‘深发展’,就要新人、新事、新作风”的耳提面命下,刘自强带领一班同事设计了一整套突破传统计划经济思维、与市场接轨的规章制度,包含人事、业务、工资绩效等方方面面。


 1990年,深圳发展银行董事会合影,右三为刘自强


在亲自主导设计工资绩效制度时,刘自强首先想到的是打破长久以来吃“大锅饭”的习惯,调动员工积极性。


为此,“深发展”对下属单位的管理实行了“指标管理,奖金挂钩”的办法,把存款、成本、费用、利润、贷款逾期率、贷款欠息数额、资金损失率等指标下达给各支行并与员工的奖金挂起钩来。


奖惩分明的激励方式大大提高了员工的工作热情,绩效考核结果拉开了员工的收入差距,少数业绩优秀的员工收入可以达到当时专业银行平均工资的10倍。


在人事管理方面,刘自强摒弃了原先参照政府部门实施的行政等级制度,为“深发展”另起炉灶。


根据新规,调入“深发展”的员工一律不照套原有的职务和工资级别,而是根据知识水平和实际工作能力重新评定 “深发展”特定的职称与工资,定期考核调整。


同时,对所有部门和下属机构管理人员打破“干部终身制”,实行聘用制,坚持德才并重,能上能下。


 1987年终,时任“深发展”董事长刘自强(右二)慰问员工


对经营作风从严要求也是“深发展”内部管理制度特点之一。


建行之初刘自强等人就提出“团结、节俭、清廉”的行风,并针对金融工作的性质和特点,喊出了“忠诚积极地工作,正大光明地取酬”的口号。


对廉洁方面的问题,“深发展”坚持即使是小的也紧抓不放,发现必查,查实必究。


其内部曾经下发过一个关于不得收受礼品、超过20元以上的礼品都要上交的严苛规定,虽然这一文件并没有真正落实,但它反映了以刘自强为代表的“深发展”人严于律己的自觉性和力求“不辱使命”的责任感。


在刘自强的带领下,“深发展”获得较快的发展。



建行前,特区内6家信用社合计只有存款1.9亿元、贷款0.9亿元、利润500多万元,经过股份制改造,1987年末银行存款达3.8亿元,税前利润850多万元。


随着业务逐步扩大,到1991年末,发展银行的总资产已经达到40余亿元,创造税前利润1.5亿元。


此外,作为一家地方性商业银行,“深发展”在受当时金融管理政策限制、不得向深圳以外地区拓展的条件下,苦心经营,仍能在与全国性专业银行的市场竞争中不落下风,到1991年11月末人民币存款规模已经占到深圳国家银行存款总量的10.27%,占深圳市金融系统的8.14%。


这些亮丽的数字向世人展现了特区人敢为人先的改革创新精神和市场化体制机制的力量。


 2012年,在深圳发展银行更名新闻发布会上,平安银行董事长肖遂宁(左)和行长理查德·杰克逊为全新的平安银行揭幕。深发展证券简称变更为“平安银行”,证券代码000001不变


“深发展”这个曾经顶着诸多光环的名字虽然已经告别了舞台,但历史会记住特区人为促进深圳乃至全国金融体系发展、培育本地法人金融机构而做出的先行试验与探索。


作为见证“深发展”诞生并伴随它走过最初7年成长过程的银行创始人之一,刘自强庆幸自己赶上了那个时代,而且将最宝贵的青春洒在了改革氛围最浓厚的热土上。


能够为特区金融改革历程贡献一份力量,是他此生最自豪的经历。



|经典语录


我们每一个员工都应该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是站在改革的第一线,应有一种自豪感和责任感,应通过自己的努力工作争取试验成功,以实际行动贯彻党中央改革、开放、搞活的方针。

图片来源于本人供图和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参考资料:

《牵一“发”而动全“深” 刘自强:回望“深发展”见证特区金融改革起航》,深圳晚报,2017年06月



——  自媒社精选  ——


Copyright © 台湾金融分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