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金融分析联盟

【原创】浅谈商业银行主导之企业资产证券化

小时代大资管 2019-07-05 04:20:51

近年来,在金融去杠杆、MPA考核等一系列监管背景下,商业银行将自身持有的表内信贷资产或通过信托贷款、委托贷款等方式向授信企业提供融资而形成的非标资产洁净出表,以盘活存量资产、缓释MPA考核压力或实现非标转标的意愿十分强烈。在一系列监管政策的引导与支持下,资产证券化已成为当前商业银行实现信贷类资产出表、非标转标的重要手段之一。

银行通过资产证券化实现信贷类资产出表主要有两种途径,其一为以传统表内信贷资产为基础资产,在银行间市场发行的信贷资产证券化;其二为以银行持有的非标资产为基础资产,在沪深交易所市场发行的商业银行非标资产证券化。在本文中,小编将为大家介绍银行参与资产证券化的第三种模式——商业银行主导之企业资产证券化,即银行通过担任项目主导方等角色,帮助其授信客户通过企业资产证券化的方式实现融资,而非通过传统表内放贷或非标融资途径。

 

  • 基本介绍

自2015年8月首单由银行主导的企业资产证券化“宁波兴光燃气天然气供气合同债权1号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发行以来,市场上又陆续发行了多单类似产品。在表1中小编总结了部分相关产品的基本情况,可以看到,目前已发行相关产品的基础资产涵盖企业应收款、租赁债权、基础设施收费权、商业物业收费权等多种类型,原始权益人通常为商业银行资信状况良好、资本实力雄厚的优质授信客户。

例如,在由民生银行主导的国内首单长途客运行业资产证券化产品“汇富扬州汽运客运经营收费收益权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中,原始权益人扬州汽车运输集团公司是扬州市区内唯一的长途客运运营主体,其股东扬州市交通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是扬州市交通建设的投融资主体,资质优良。与此同时,作为著名旅游城市,扬州也是江苏地区长途客运业务最发达的城市之一,从而保证了现金流的稳定性。

 

表1 部分已发行由银行主导的企业资产证券化项目基本信息

小编认为,在企业资产支持专项计划的发行过程中,银行主要可以扮演以下角色:

其一为项目主导方,即银行担任项目安排人或财务顾问,利用自身的客户资源与专业能力,为专项计划的发行提供包括但不限于项目承揽、交易结构设计、方案论证、中介机构组织协调、代理推广发行等一项或多项服务。例如,上海银行全流程参与了“连徐公司车辆通行费资产支持专项计划”的方案设计、监管沟通、发行销售等各环节,该计划发行利率与同期类似产品及贷款利率相比均具有一定优势。

其二为中介机构,即银行作为托管银行,根据管理人指令及专项计划合同约定进行资金的分配与划拨,或担任监管银行,对原始权益人转付至监管账户中的回收款进行归集与监管,这也是目前银行参与企业资产证券化最常见的方式之一。

其三为投资者,在当前优质资产难觅的市场环境下,资产证券化优先级于银行的资产配置价值进一步凸显。例如,在“汇富—建投汇宇—SOHO复兴广场资产支持专项计划”项目中,主导行民生银行全额认购了38亿元的优先级份额。

其四为增信机构,银行可以通过流动性支持等方式为专项计划增信,进而提高资产支持证券评级,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例如,在由德邦证券发行的“富阳水务资产收费收益权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中,浙商银行杭州分行担任计划的流动性支持机构,约定当差额支付担保人无法履行差额补足担保义务时,无条件为专项计划提供一定额度的流动性支持。

 

  • 发行意义

作为银行参与资产证券化的一种模式,小编认为,该种模式于银行而言存在以下意义:

1、获取中间业务收入,转变盈利模式。

在利率市场化的背景下,银行通过传统的“存贷差”获取利润的空间不断被压缩,银行亟须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通过充当财务顾问、托管行、监管行等服务机构或中介机构,银行可以赚取财务顾问收入、托管费等中间业务收入。

民生银行是业内较早布局企业资产证券化的商业银行,其先后主导发行了“汇富富华金宝大厦资产支持专项计划”等一系列企业资产证券化项目,并推出了集承揽、承做、投资三位一体的闭环型业务模式“汇富”系列。据Wind数据统计,2016年民生银行非利息收入[1]占营业总收入比重为39.29%,该比例在全部股份制银行中名列前茅,由此可见重视中间业务发展为银行收入结构调整带来的深远意义。

2、拓宽投资渠道,获取投资收益。

近年来,随着市场的逐步规范与发展,资产证券化产品的基础资产品种愈发丰富,各类增信措施日渐完善,但鉴于流动性溢价等因素存在,同信用评级的企业资产证券化产品与信用债之间一直存在利差,具备一定的风险补偿。在当前优质资产难觅的市场环境下,对于银行这类专业机构投资者来说,资产证券化产品的配置价值进一步凸显。而作为项目主导方,银行对原始权益人资信状况、基础资产质量、交易结构、增信模式、现金流预测等一系列项目安排与风险防范措施具备更加深刻的认识,信息不对称情况得以避免,因而相应的资产支持证券便成为其优质的投资标的。

3、降低风险资本占用,间接实现信贷资产出表。

根据《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银行通过传统表内放贷或非标融资方式为授信企业融资时,须计提100%的风险资本。一方面,当前商业银行纷纷向轻资产转型,通过主导授信企业发行资产证券化,银行可以在不进入资产负债表、不占用风险资本及信贷额度的情况下助力企业完成融资,这也可以看成是银行通过资产证券化间接实现信贷资产出表的一种方式;另一方面,银行作为资金方以自有资金认购AA-及以上评级的资产证券化产品时,仅须按照20%计提风险资本,使得银行可以在赚取收益的同时实现风险资本占用的大幅降低。

此外,银行以理财资金投资非标资产时,受《关于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有关问题的通知》(银监发[2013]8号)中“理财资金投资非标准化债权资产的余额在任何时点均以理财产品余额的35%与商业银行上一年度审计报告披露总资产的4%之间熟低者为上限”的限制,而作为标准化产品,银行以理财资金认购资产证券化产品则不受上述比例限制。

事实上,近年来银行早已以产品托管、资金监管等中介机构的身份参与到资产证券化的业务链条中,同时,作为资金雄厚的专业机构投资者,银行也已成为市场上资产证券化产品配置的主力军。小编认为,在经营模式从传统存贷汇业务向主动资产管理与投资银行转型的当下,商业银行可以通过主导企业资产证券化的发行,打通自身投资与为客户融资的渠道,进而深度介入资产证券化产业链中,通过整体布局的方式获取综合收益。

 

  • 总结

近年来,资产证券化在企业融资中扮演的角色愈发重要,作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核心金融机构,商业银行可以凭借其强大的客户资源储备、销售网络优势及资源整合能力,主导企业资产证券化的发行,这既可以盘活企业存量资产、优化资产负债表结构、拓宽企业融资新途径,又是银行实现资产投放方式转变、轻资本化运营、综合化经营的又一利器,还可以为市场引入更多优质资产与增量资金,进而推动我国资产证券化市场更加健康蓬勃的发展。相信不久的将来,市场上会出现越来越多由商业银行主导的企业资产证券化产品。



[1]非利息收入主要包括中间业务收入和咨询、投资等活动产生的收入,据Wind统计口径,非利息收入=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汇兑净收益+投资净收益+其他业务净收益+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联营企业和合营企业的投资收益。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台湾金融分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