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金融分析联盟

保险 | 保险保障基金动用52%资金搭救安邦 风险处置那些事儿

易趣微财经 2019-06-11 14:25:04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易趣微财经”,


发现不一样的财经故事



易趣微财经

简单|有趣|微观


 

在安邦保险原董事长吴小晖因涉嫌经济犯罪,被依法提起公诉一周后,4月4日,安邦保险接管组发出公告称,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复同意保险保障基金向安邦保险集团增资608.04亿元。增资后,安邦保险集团注册资本金仍为619亿元。


这意味着,安邦集团此前的真实资本金仅有10.96亿元,但却对应掌控着近2万亿的资产。而吴小晖在庭审时被指控实际骗取652.48亿元。一系列“666”,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01

动用52%资金救助安邦


作为全国注册资本最高的保险公司——安邦保险,一直备受瞩目,其迅速扩张和境内外动辄十亿级的投资,给外界以“有钱任性、投资风格激进、擅用股东背景和资源优势”的险企新贵印象。但是随着原董事长吴小晖被带走,安邦保险光鲜背后的真实终被揭开。2月23日,安邦保险被监管正式接管,期限为一年。3月28日,安邦保险吴小晖因涉嫌经济犯罪被依法起诉并公开审理。在人们等待审理结果的消息时,安邦保险接管组发出公告称,监管层批复同意保险保障基金向安邦保险集团增资608.04亿元,以稳妥有序推进安邦保险集团风险处置工作,确保偿付能力充足,维护经营稳定。


根据中国保险保障基金披露,截至2018年1月31日,保险保障基金余额1158.89亿元,其中财产保险保障基金735.90亿元,占63.50%;人身保险保障基金422.99亿元,占36.50%。这意味着,此次增资安邦保险,耗费了保险保障基金52%的资金余额。


除增资外,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公告称,经调查核实,安邦保险集团部分股东在筹建申请和增资申请中,存在使用非自有资金出资、编制提供虚假材料等行为。为进一步强化保险监管,有效防范金融风险,严厉打击保险公司股权违法违规行为,根据《行政许可法》等有关法律规定,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依法撤销了安邦保险集团有关股东和注册资本变更的行政许可。


此次,引入保险保障基金注资并阶段性持股,是改善安邦保险集团公司治理、充实偿付能力而采取的临时性风险救助措施。在引入保险保障基金注资的同时,安邦保险集团将同步启动战略股东遴选工作,尽快引入优质民营资本作为公司的战略性股东,实现保险保障基金有序安全退出,并保持安邦保险集团民营性质不变。


02

保险保障基金的救助传统


其实,保险保障基金出手救助保险公司,安邦保险并不是个案。


上一次的出手是在9年前的中华联合保险。在经历高速扩张后,中华联合出现巨额亏损,资不抵债的情况,2009年,在市场化重组无果的情况下,保险保障基金临危受命,提出“先托管,后重组;先止血,后输血;先换人换机制,后引入战略投资者”的渐进式管理救助措施。2010年,保险保障基金受托管理中华联合75.13%股份,代行股东权利;2011年,国务院批复重组方案,保险保障基金获得中华联合57.4%股份;2012年,保险保障基金向中华联合注资60亿元,对其持股比例由57.4%上升至91.5%;之后,中华联合引入战略投资者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注资78.1亿元,东方资产以51.01%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妥善解决了中华联合偿付能力不足问题。2016年,保监会批复同意辽宁成大、中国中车和富邦人寿以总价格144.05亿元受让保险保障基金持有的中华联合60亿股股份。2017年11月16日,保险保障基金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网站公开挂牌,拟以16.82亿元的挂牌价对外转让所持有的中华联合保险5.6335%股权。随后,富邦人寿受让了这部分股权,保险保障基金的救助历程正式画上句号。


而保险保障基金的首次出手则是面对新华人寿,2007年8月6日,东方集团正式宣布以每股5.99元的价格,将所持新华人寿9628.8万股股份转让给保险保障基金,占新华人寿总股本的8.024%。加上此前收购,保监会前后共动用了保险保障基金21.96亿元用来收购新华人寿36664.8万股,占新华人寿总股本的30.554%,成为了新华人寿第一大股东。这次救助源于2006年监管对关国亮擅用新华人寿资金的调查。关国亮在新华人寿任职8年,并最终成为新华人寿董事长。上任后,他擅用资金累计约130亿元,在被调查后仍有26亿元未还。2009年12月,保险保障基金将所持有的新华人寿股份一次性整体转让给中央汇金,总计40.58亿元,以12.68亿元的股权溢价退出新华人寿,完成了风险处置工作。


据悉,保险保障基金作为非政府性行业风险救助基金,是由保险主要用于保险公司被撤销、被宣告破产以及在保险业面临重大危机、可能严重危及社会公共利益和金融稳定的情形下,向保单持有人或者保单受让公司等提供救济。引入行业风险救助基金参与行业风险处置,是国际上常用的风险处置手段。


03

风险处置手段有待丰富


财经网援引法律人士说法指出,我国的保险业的风险处置手段有待丰富。中国保险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任建国表示,目前,保险保障基金主要有两种救助方式,即管理救助和财务救助。公司成立以来,已成功运用管理救助方式,对两家颇具规模的保险公司进行了风险处置,取得了良好效果。


“但是对于跨界经营的保险公司,产权结构和业务结构的复杂化,将使管理救助方式面临较大阻力,需要采取更加多元化的救助方式。特别是对可能出现的保险公司退市的情况,要研究采取财务救助方式,在保险公司被依法撤销或者依法实施破产的情况下,对保单持有人和保单受让公司等个人和机构提供救助。应该充分借鉴国内外立法经验,探索流动性救助保险公司的实现路径。流动性救助是指动用保险保障基金,以提供借款、购买保险公司债券等途径对出现流动性问题的保险公司进行债权方式的风险救助行为。”任建国指出。


实质上来说,保险保障基金的三次不是用于救助保单持有人或保单受让公司,而是在破产司法程序之外收购问题公司的股权,即用于“处置保险业风险”,等于补贴了保险业“坏孩子”,这对其他公司是否公平有待商榷。


04

回顾:吴小晖涉嫌经济犯罪


3月28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提起公诉的安邦保险原董事长、总经理吴小晖犯集资诈骗罪、职务侵占罪一案。


公诉人指出,2011年,被告人隐瞒股权实控关系,实际控制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邦财险)、安邦集团后,以安邦财险为融资平台,指令该公司开发投资型保险产品并主导产品设计,授意制作虚假财务报表等申报材料,骗取中国保险业监督管理委员会销售批复,向社会公众募集资金。


公诉人说,2011年7月,吴小晖无视监管规定,强行分派超大规模销售指标,并以超募资金两次增资安邦集团及安邦财险,虚构偿付能力,制造、披露虚假信息,持续向社会公众进行虚假宣传,非法募集资金规模急剧扩大。


截至2017年1月5日,累计向1056万余人次销售投资型保险产品,超出批复规模募集资金7238.67亿元,并将部分超募资金转至吴小晖实际控制的产业公司,用于对外投资、归还债务、个人挥霍等。至案发,实际骗取资金652.48亿元。检察机关同时还指控被告人犯有职务侵占罪。 


公诉人指出,2007年1月、6月,吴小晖利用担任安邦财险副董事长,全面负责该公司经营管理的职务便利,指使他人采用划款不记账的方式,将保费资金100亿元先后划入其实际控制的多家产业公司,后将绝大部分资金作为自有资金增资安邦财险,或者用于支付其实际控制的产业公司欠款、利息等。

吴小晖案庭审时掩面痛哭悔罪请求轻判


审理过程中,被告人吴小晖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均提出异议, 表示自己不懂法律,不知道其行为是否构成犯罪。


法庭调查结束后,吴小晖进行了最后陈述, 掩面痛哭表示知罪悔罪、深刻反省,希望法庭从轻处理。


— END —


易趣微财经作为金融理财杂志社的官方微信号,下设易保时代、金基汇、Fintech发现等多个子号,分别垂直于保险、基金、互联网金融等领域,同时还拥有对应的垂直群,欢迎业内人士来撩~



 

Copyright © 台湾金融分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