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金融分析联盟

每年不良率都低于行业平均……这家银行怎么做到的?

新浪财经 2020-09-11 09:34:33

本文来源:新浪财经


从26家银行今年已公布的年(快)报数据看,绝大部分银行不良率下降,不少还是近年来首次下降,似乎预示着不良贷款的拐点已来。


资产质量向好的背后,是过去几年,实体经济增长趋稳,银行充分拨备来反哺,并持续加大不良资产处置和核销。


有一家银行,每年的不良率,都低于行业平均值;下沉客户服务实体经济,这家银行小微贷款的不良率,不仅低于行业平均值,也低于全行不良,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一降一升之间,资产质量继续向好。


中央对宏观经济的要求,已经从高增速,调整为高质量发展,这也是金融机构前行的道路。何谓高质量?主要经营数据和监管指标稳中向好,且风险可控。


浙商银行3月27日发布的2017年报恰恰体现出这种高质量发展的态势。利润保持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增长,不良下降0.18个百分点的同时,拨备覆盖率大幅上升37.61个百分点,意味着这个利润增速是真实的,并不是靠拨备调节实现的表面增长。


再看一组数据,2013-2017年商业行业平均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00%、1.25%、1.67%、1.74%和1.74%。


而浙商银行过去五年的不良率分别是0.64%、0.88%、1.23%、1.33%和1.15%,次级类、可疑类不良贷款等指标也低于行业平均。


从区域来看,部分经济活跃区域的不良开始下降。浙商银行总部设在浙江,其经营业绩约6成来自长三角地区。



近年来,长三角、珠三角地区经济率先复苏,区域企业盈利状况得到改善,还贷压力因此得以缓解。2017年,工行、建行等不良贷款率在长三角区域也出现下降。浙商银行长三角区域的不良率下降0.37个百分点,降幅更明显。


在资产规模、净利润持续增长的同时,保持优良的资产质量,既有宏观经济形势向好的因素,不良连年处于低位,则与浙商银行自身的风险管理举措得力有关。


除此把握贷款的准入门槛之外,浙商银行加快建设的全面风险管理体系也功不可没。


这一体系涵盖信用风险、市场风险、流动性风险、操作风险和声誉风险,并通过向业务复杂程度较高的部门和分行派驻风险监控官,实现相对垂直的风险管控,较好地防控不良贷款的发生。


服务实体经济做好风控,备战可持续发展。


银行是经营风险的机构,同时又要承担社会责任,服务实体经济。这些年,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降低实体企业融资成本的呼声不断,对银行经营提出更高要求。


面对变幻的行业趋势、利差收窄和激烈的竞争,如何实现商业可持续发展?这是摆在每个银行面前的必答题。


商业银行纷纷结合自身特点寻找定位,差异化发展,比如兴业银行大力推进绿色金融、平安银行发力零售业务。自2006年设立全国第一家小微专营机构以来,浙商银行过去十多年一直下沉客户重心,去年末普惠金融事业部初成立,小微贷款余额较上年增长26.86%,占总贷款比重近1/3,占比居股份制银行前列。


可以说,小微企业的风险把控一直是业内难题,监管部门为了激励商业银行,在考核上也有所倾斜,规定小微贷款不良率容忍度可以高出全行平均不良率2%内。


而浙商银行2017年末小微贷款不良率0.95%、逾期率1.2%,分别较年初下降0.34、0.65个百分点。不仅低于全行不良,降幅也大于全行平均值。


这种商业可持续性,与坚持“近、小、好”的经营理念有关,也与内部制度“客户经理+风险经理”双人调查等有关,将风险关口前移;更与线上化贷款、运用互联网手段实时监测风险。


为帮助企业去杠杆、降成本,浙商银行通过流动性服务的特色,帮助企业盘活票据、应收账款等资产,降低企业资金备付进而减少贷款需求,降低融资成本。


同时也优化了该行的贷款结构,其中2017年质押贷款增幅64.67%,质押贷款不良率仅0.05%。


发境外优先股、H股增发、A股IPO,三连发充实资本。


资本补充也是银行抵御风险、稳健发展的重要途径。虽然商业银行资本管理过渡期将在今年底结束,届时各银行将面临正式执行的《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监管要求,再加上宏观审慎监管(MPA)、表外业务回表,不少银行都有融资动作,其中IPO、定向增发、可转债等成为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主要手段。


近期,农行千亿募资创下了A股最大规模单笔定增纪录,从中也可见银行对补充核心资本需求的迫切。


去年以来,浙商银行通过发行境外优先股和H股增发两大融资计划,充实了一级资本,解了“近渴”。在H股增发完成后,浙商银行重启了此前因审核冲突中止的IPO审查流程,目前已与10余家银行同在A股IPO排队。


资本充足率水平的提升,资本结构的优化,将让浙商银行的资本基础更为坚实,未来的业务发展也有了更多空间。

Copyright © 台湾金融分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