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金融分析联盟

上市银行为何密集发行优先股丨观察

国际金融报 2019-06-15 02:27:43

记者  卫容之  实习生  陈圣洁


  近日,交通银行发布公告称,该行非公开发行优先股计划获得证监会批准。这是自今年5月底以来,披露发行优先股进展的5家A股上市银行之一。

  对于上市银行密集发行优先股“补血”,鄞州银行董事会办公室主任游春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发行优先股能缓解资本补充的压力。因为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普遍增多,损失拨备较多,对资本充足率的补充有迫切的需求。此外,如果商业银行要开办新型业务,监管部门也会对其有附加的要求。”

何谓“优先股”

  近年来,由于银行利润增速下滑等因素,诸多银行都在通过各种渠道筹集资本,优先股就是主要渠道之一。

  所谓优先股,实质是给予优先股投资者以5年的高息期权,一切顺利5年后赎回高息优先股;如果发行方业绩不佳,则转为普通股,类似于一项对赌协议。优先股既像债券,又像股票,通常具有固定的股息(类似债券),并须在派发普通股股息之前派发;在破产清算时,优先股股东对公司剩余资产的权利先于普通股股东,但在债权人之后。

  由于商业银行优先股兼具债券和普通股双重特点,因此,虽然其筹资成本高于债务融资,但优先股还是和定增、二级资本一起成为上市银行今年最主要的融资方式。

  据交通银行发布的公告显示,该行于6月22日收到证监会《关于核准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优先股的批复》,核准该行非公开发行不超过4.5亿股优先股,自核准发行之日起6个月内有效。

  这是自今年5月底以来,第5家披露发行优先股进展的A股上市银行。在此之前,南京银行、宁波银行、中信银行、民生银行也于近期披露了优先股融资的进展,其中交行募集资金不超过450亿元、民生银行不超过300亿元、中信银行不超过350亿元,另外宁波银行和和南京银行募集金额分别不超过49亿元和50亿元。也就是说,这5家A股上市银行近期通过发行优先股的方式,将募集到不超过1199亿元的资金。

  在金融机构资本监管要求日益严格、银行利润增速下滑的背景下,通过留存收益转增股本,已经很难满足银行资本补充需求。银行外部融资需求强烈。而类似此次上市银行密集发行优先股“补血”的情况并非近年来首次发生。

  据统计,16家A股上市银行中,共有13家在2015年发行了总规模约2500亿元的优先股。而中信银行和民生银行公布的350亿元和200亿元非公开发行优先股预案,也早在2015年就已经在准备。H股上市银行中,也有徽商银行、重庆农商行在此前提出优先股发行预案。

  “通过发行优先股补充一级资本,通过发行二级资本债补充二级资本。不管是发行股票还是债券,本质上的目的都是因为有融资需求。”游春表示:“而优先股又不像普通股,它的持有者是不参与公司的经营决策,不会影响上市银行的权益。”

主动自我加压

  游春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发行优先股能缓解资本补充的压力。因为商业银行普遍的不良贷款增多,损失拨备也较多,对资本充足率的补充有迫切的需求。”

  据悉,在连续五年下降之后,今年第一季度上市银行的净利润增速持续下降。

  5月9日,安永发布《中国上市银行2015年回顾及未来展望》报告指出,自2011年以来,上市银行的净利润增速5年连降。到了今年,16家A股上市银行2016年一季报显示,一季度的净利润同比增2.66%,比去年同期下降0.59个百分点。其中,大型商业银行的净利润增速降至0.96%,其他股份制商业银行的净利增速降至7.38%。

  上市银行面临的挑战依然严峻,不良贷款、不良贷款率再现“双升”。据统计,自2012年以来,上市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已经连续4年上升,不良贷款率连续3年上升,资产质量进一步下降。截至2016年3月31日,16家上市银行不良贷款高达10674亿元,较去年末的9945亿元增加729亿元;不良率为1.69%,较去年末的1.64%增加0.05个百分点。

  不过,尽管不良贷款率连年攀升,但事实上,一些正在酝酿优先股计划的上市银行资本充足率尚未逼近红线。例如,宁波银行一季报显示,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39%、一级资本充足率9.37%、资本充足率12.32%;南京银行一季报显示,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21%、一级资本充足率9.03%、资本充足率13.15%;交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1.08%、一级资本充足率11.39%、资本充足率13.22%。根据银监会2012年对于商业银行资本管理相关要求,到2018年底,系统性重要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及资本充足率需分别达到8.5%、9.5%和11.5%,非系统性重要银行需分别达到7.5%、8.5%和10.5%。

  不过,即便如此,分析人士仍表示,商业银行资本充足情况面临较大压力。

  据此前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发布的《全球银行业展望报告》预计:一方面,当前上市银行资本充足率在13%左右,低于美国、日本大型银行15%左右的平均水平,抵御风险的能力有待进一步提高;另一方面,上市银行的资产规模保持两位数增长,同时不良贷款率进一步提高,对资本的需求将明显提升,而净利润增速放缓且分红率基本稳定,内源补充作用较为有限。

  游春指出:“但总的来说,发行优先股,既能满足对总体资本补充的需要,同时也能间接提高了银行的另一个监管指标——一级资本充足率。而更高的资本充足率意味着这家银行的抗风险能力更强,抵御黑天鹅事件的能力更强。”

  “此外,如果银行酝酿新的业务品种,那么,监管部门也会对其有附加要求,资本充足率的监管红线是最低要求。”游春说。

二级市场影响不大

  从此前发行的优先股的二级市场反应来看,优先股对二级市场的影响目前确实微乎其微。对于绝大多数上市银行来说,发行优先股“补血”已经是其再融资的首要选择。有业内人士分析:“事实上,上市银行优先股体量巨大但并未造成二级市场恐慌其实并不偶然,毕竟‘债性强’是优先股不同于传统A股股权再融资之处。”

  优先股的风险收益特征介于债权和普通股权之间,而且优先股涉及条款更多,设计灵活,给融资主体和投资者都提供了更多选择。“但是由于优先股一般不上市流通,流动性肯定要比普通股差很多,而优先股只有触发一定条件才能转换普通股,因此,优先股对二级市场的影响目前不大。”游春坦言。

  一位证券行业银行分析师表示:“随着利率市场化、金融混业经营、金融脱媒进程的加速,银行业竞争不断加剧,商业银行资本实力对其发展前景的重要性将日益凸显。”

  而对于今年上市银行资本充足状况将面临较大压力情况,相关机构也从不同角度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例如,普华永道发布的《2015年中国银行业回顾与展望》中,从解决不良贷款的角度出发,指出:“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产能过剩企业面临并购重组、破产清算,商业银行传统的不良资处置方式已无法满足需求。与清收、核销和转让等传统化解手段比较,不良资产证券化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善商业银行资产质量,在处理效率和成本方面具有一定优势。”

  而中国银行也在报告中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报告认为,商业银行应拓宽资本补充渠道。“国际大型商业银行在风险管理的过程中倾向于选择‘低拨备、高资本’的组合策略,该机制增强了银行经营管理的主动性。我国银行业则呈现拨备数量较高、资本数量偏低的特点。下一步应鼓励商业银行开展资本工具创新,不断拓展资本筹集渠道,特别是加强基于资本市场的一级其它资本和二级资本的筹集,鼓励商业银行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和海外筹资。”



Copyright © 台湾金融分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