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金融分析联盟

《中国金融》|农商行上市与农村金融改革[节选]

中国金融杂志 2020-03-21 14:25:14

导读:从深化农村金融体制改革和发展的政策角度看待农商行上市是必要的,只是需要选择适宜的角度


作者|袁增霆「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理财中心」

文章|《中国金融》2017年第22期


改制上市曾经是推动我国银行业改革与发展的破局之选。从2003年启动的大型国有银行改制上市计划,两三年后就开始卓见成效,最终将银行业的主体部分推上了商业化发展轨道。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当年同时启动的农村中小银行业机构改革,由于迟迟没有形成整体性的上市引领而在很多方面相形见绌。在这类规模偏小、数量庞大的基层银行业机构中,农村商业银行(下称“农商行”)是一个代表性的分支。它们的上市纪录开始于2010年重庆农商行的香港H股上市,再次刷新时则一直等到2016年9月江阴农商行的内地A股上市。随着近年来公开募集股份(IPO)申请数量的迅速增长,迟来的农商行上市潮已经开启。然而,银行业与资本市场之间的相互选择及作用已经今非昔比。在新形势下,有必要重新理解这种现实环境,统筹兼顾彼此之间的发展诉求。


农商行上市的自发行为和特征



当前,农商行上市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市场行为主体自我实现动机的支配,是一种市场自发现象。这种形势背景不同于2003年政策层面主动推进的国有银行股份制改造及上市安排。当时面临的银行业系统性风险暴露以及加入世贸组织之后的对外开放压力如今已经不可比拟。挑战重重的股份制改造对于农商行来说已经是一个既成条件。对于后面的上市行为及动机,基于机构角度的观点通常旨在表达自身追求实现的商业发展及再融资需求。当前流行的机构观点以及长期以来关于银行改制上市的研究文献,通常都会强调资本市场在融资渠道、公司治理、经营管理尤其是品牌及人力资源积累等方面发挥的功能。这些功能不仅适用于以往改制上市的银行机构,也同样适用于当前筹备上市的农商行。基于资本市场投资者角度的常见观点则更为冷静,倾向于将它们的上市行为动机归结为资本市场的造富效应。产业资本投资者可能还会关注产业布局及联动效益。


处于上市或预备状态的农商行大致反映出市场的自发行为特征。这里采用的观察样本包括2016年9月份上市的江阴农商行以及当年拟上市25家农商行。它们大多数来自城镇化水平相对较高、银行业或农村金融体系相对发达的地区。部分农商行的总部就位于一线和二线城市或区域经济的核心城市。虽然它们都以服务三农经济或县域经济为重,但是部分业务形态已经类似于上市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城商行,差异往往只是数量上的而非本质的。即使从数量规模及增长情况来看,一些农商行面向大中型城市的公司金融业务也已经相当可观。城镇化水平的提升已经使得城商行与农商行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优秀农商行的公司治理和管理文化甚至也毫不逊色于上市银行。此外,拟上市农商行的大股东不乏大型商业银行和城市经济的龙头或大型企业。近年来,以上市公司为代表的机构投资者的参与热情高涨,彰显资本市场的魅惑。这种股权结构特征再次淡化了它们作为上市商业银行的特殊性。拟上市农商行的脸谱特征,也充分反映出当前资本市场的选择偏好。


农商行上市与农村金融改革的政策意义



从深化农村金融体制改革和发展的政策角度看待农商行上市是必要的,只是需要选择适宜的角度。通常观点认为,区域性金融机构上市对于当地经济和金融发展具有促进意义。国内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业务规模庞大、网点覆盖广阔,甚至在很多地方存在产能过剩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问题。随着银行业发展水平与城镇化水平的提高,银行业务的城乡区位之别以及覆盖网点的全国性和地方性差异,都不再是影响地区银行服务水平的根本性障碍。相比较而言,如果转向对经济金融发展质量指标的追求,那么综合性的地区金融生态环境对此具有更加实质性的影响。根据早期政策推动的成功经验,改制上市的绩效不仅限于微观个体自我实现的加总效应,而在于在行业或部门层面上以较高效率实现了新的制度供给,从而实质性地改善金融生态环境。


根据过去的银行业改革经验,金融制度供给的要件仍是金融机构明晰的产权关系以及在此基础之上的有效公司治理。在农村中小银行业机构中,农商行与农村信用社分别面临股份制与合作制的升级改造问题。农商行在历史上由农村信用社股份制改造而来,也经常被视为后者的重要发展方向。根据中国银监会的年度报告,农商行的所有者权益、总资产规模分别从2012年、2014年开始超过农村信用社。另据有关数据,农商行数量已达1000多家,包括资本、资产、利润及存贷款在内的主要经营规模指标都在农合机构(农商行、农村信用社、农村合作银行)中占比最高。相比以往,农商行的公司治理与管理水平都有了很大进步,但总体上还处于偏低的水平上。薄弱环节主要有两点:一是在较为分散的股权结构中,依然存在改制不够彻底而遗留的历史问题并影响到产权的明晰程度;二是公司治理机制形式重于实质,容易受到一些“看得见的手”的干预。这些问题都具有深厚的行业历史和地区社会渊源。


因此,相对于高标准商业化及股份制的样板要求,部分农商行仍然需要进行实质性的再改造。从历史经验来看,市场自发机制很难解决这些问题。于是,借助资本市场来完成这一使命,可能再次成为破局之选。按照上市公司的高标准要求以及在资本市场的监督下,它们还需要重塑产权和治理关系以及经营管理体制,甚至继续财务重组。因此,在政策层面上,探讨当前形势下的农商行上市,实质上是关于银行业改制上市的老问题、新检验。


……『全文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购买《中国金融》当期印刷版进行浏览』


(责任编辑 植凤寅)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台湾金融分析联盟@2017